做不成伟大的吉他手,他索性做出世界上最棒的吉他

精选好文 2019-4-12 00:00   阅读数:458

头图.gif


(本文来源:公众号“爵士乐盟JazzUnion”;作者:PRS)


1.webp.jpg


2017年11月13日,美国PRS乐队在北京五棵松MAO Livehouse登台那天晚上,中国吉他手李延亮戴着墨镜坐在二楼VIP室,盯着台上满头白发的吉他手保罗·里德·史密斯(Paul Reed Smith)。保罗是这支乐队的灵魂人物,是美国《最佳吉他杂志》(Vintage Guitar Magazine)评选的名人堂成员,也是杰出的吉他制造大师之一。


2.webp.jpg

PRS乐队的演出让北京乐迷蜂拥而至,从下午就开始排队等候入场,现场气氛躁动而热烈。


相比PRS乐队,更多玩音乐的人熟悉的是PRS吉他。PRS是保罗的英文名缩写,这个创立于1985年的吉他品牌,如今已是全球闻名的吉他巨头品牌。


凡是有名的吉他手,几乎都持有一把PRS手工吉他。在PRS的官网上,拥有它的著名吉他手名单很长,包括曾获10次格莱美奖的卡洛斯·桑塔纳(Carlos Santana)、意大利裔爵士音乐家Al Di Meloa等。


3.webp.jpg

墨西哥裔美国吉他大师卡洛斯·桑塔纳。

4.webp.jpg

对全世界的吉他手而言,拥有一把PRS,是终极的梦想


“我应该是全中国第一拨儿使用PRS的人。”李延亮说,对全世界的吉他手而言,拥有一把PRS,是终极的梦想。2000年,他开始用第一把PRS吉他时,中国还没有多少人听说这个品牌。2004年,李延亮在北京第一次见到保罗,请他在琴上签名,保罗一眼认出来,那是他们在中国投放的第一把PRS。


13年后,受雅登中国之邀,李延亮以中国著名音乐人身份担任PRS2018年度代言人,接受保罗赠送的一把吉他。“之前我自己收藏了四把PRS。”李延亮说,13年前与保罗见面时,保罗曾提出要修理旧吉他上坏掉的旋钮,他立刻谢绝,“保留历史的痕迹才更珍贵。”


对保罗而言,用吉他来结交世界各地的高手,无疑是值得骄傲的事情。


1.jpg

买不起,就做一把


63岁的保罗喜欢穿黑T牛仔裤,戴着斯文的金边眼镜,一点不像玩吉他的摇滚乐手。但温和儒雅只是外表,现实中的他,用李延亮的话说,“很幽默,很有艺术气质。”


保罗最初对吉他的兴趣,来自一张从兄长那里“偷”来的专辑——吉米·亨德里克斯的《Are You Experienced》。吉米被公认为摇滚音乐史上最伟大的吉他之神,当初吉米去英国演出,The Who的吉他手彼得看完演出,给克莱普顿打电话感叹,“我们要失业了”。


保罗听吉米的演奏,也受到同样的震撼。吉米把推弦、揉弦、闷音的技巧玩得出神入化,几乎人琴合一。少年保罗暗下决心,要做一名吉他乐手。


“每次我在乐器店打开琴箱,都有人围拢上来,挤得水泄不通。但当我开始弹吉他,所有人都跑了。”说起年少时如何痴迷吉他,保罗仍会笑着说起这个场景。大学时代,因为没钱买一把好吉他,擅长手工活的保罗决定制造一把自己的吉他。


5.webp.jpg

年轻时的保罗,在自家的阁楼里手工制作吉他。


他研究意大利小提琴家族斯特拉迪瓦里(Stradivari)、瓜奈里(Guarneri)的历史,他发现,这些人之所以能造出世界上独一无二的小提琴,代表世界顶级品质,皆因他们都有非凡技艺和洞察力。斯特拉迪瓦里他们更像是艺术家,而不仅仅是工匠。


他留心观察那些伟大乐手都用哪些吉他品牌,研究Fender等吉他品牌的品质有哪些特殊之处。甚至买来古董吉他,不为收藏,只为拆开来深究其中的工艺。“我会充分理解、消化这些不同。”他说,PRS的个性都来自于自己多年的研究。


那个年代的乐手,弹主音时常用Les Paul吉他,弹节奏时又改用Strat吉他。保罗一直尝试做一把兼顾两种性能的吉他,这些革命性的想法,最终被他实践出来,成为PRS快速崛起的秘密。


在保罗做吉他的最初阶段,给他最大挫折和帮助的,是卡洛斯·桑塔纳。这位名列世界百位著名吉他手的怪咖,才华飞扬,性情难以捉摸。


保罗并不知道自己做的吉他究竟好不好,能检验的只有那些著名的吉他手。于是他拿着吉他和设计手稿,跑到桑塔纳的演出后台,恳请他使用自己的吉他。桑塔纳试了几个音,当下承诺以后购买保罗的吉他。但当晚上台,桑塔纳刚演几首就发现新吉他跟乐队的和音不对,勃然大怒。


与暴躁的吉他手打交道,保罗很有耐性与技巧。他允许桑塔纳在既不归还吉他、也不付钱的情况下,带着价格不菲的乐器到处巡演。直到连续使用了5把吉他之后,桑塔纳才终于肯定保罗在制琴上的非凡之处。


1985年,保罗在马里兰州的安那波利斯市开设了第一家工厂,他最得力的顾问与伙伴就是桑塔纳。做世界上最好的吉他,是他义无反顾的梦想。


此后30多年,桑塔纳使用的吉他几乎都来自于PRS。其中最有名的一把定制吉他可谓PRS的艺术巅峰,在吉他的枫木面板上,一粒粒圆润细小的彩珠密集镶嵌成墨西哥风格的纹样,这暗喻着桑塔纳墨西哥裔美国摇滚乐手的身份。


6.webp.jpg

桑塔纳使用的吉他几乎都来自于PRS,这把特别定制的墨西哥风格吉他可谓PRS的艺术巅峰。

2.jpg

手工制成的完美吉他


一把完美的吉他应该是什么样?很多年里,保罗无数次被问到这个问题,他总是从反向去回答。


“我不知道什么是最完美,但我能想象什么是最糟糕的吉他。”保罗比喻,如果一把吉他使用橡胶来做旋钮和琴枕,木头是潮湿的,橡胶漆和拾音器都很劣质,“那肯定就是最糟的情况。”


当代人都在研究斯特拉迪瓦里小提琴的品质,时隔两个世纪,人们用最前沿的手段分析斯氏家族已经失传的涂料配方、选用最好的枫木和云杉木并用特别方式保存、模仿古代技术、精准还原琴背的弧度。但迄今为止,没人能做出一把媲美斯特拉迪瓦里音色的小提琴。


研究过小提琴制琴技术的保罗,同样无法解释斯特拉迪瓦里的制琴秘密。但他知道,如何避免在乐器制作上犯错误。


“我们所使用的每一个零件,都是为音乐而服务。”保罗说,做一把好吉他的秘诀,是用漫长而原始的手工方式制作每一把吉他,将它视为有灵魂的对象。每一把吉他都打磨得光滑温润,所有螺丝钉都是暗钉。


7.webp.jpg

PRS坚持用漫长而原始的手工方式制作每一把吉他

PRS的大部分吉他都选用桃花心木,琴体由一整块桃花心木雕刻而成,音色温暖而有质感。琴颈同样由整根精选桃花心木制成,玫瑰木或枫木的指板,配合豪华贴面,不仅极具观赏价值,也造就了平衡的音色属性,让吉他手的演奏更具现场感。金属部件的挑选也很讲究,既要轻,又要保证良好共振。早在1984年,保罗就申请了颤音系统的专利,规避了普通吉他调音不稳的问题。


因为自己就是一名吉他手,保罗深知一把吉他的优劣与魅力都隐藏在哪儿。但他仍要以客观的身份一点点修正自己的吉他制作。


“我会采访很多杰出的吉他手,问他们更期望拥有一把怎样的吉他。”保罗说,桑塔纳、Brent mason等吉他手都给过他非常有价值的反馈和改进意见。

PRS吉他既不会太重,也不会很轻,重心很平衡。当你手持一把PRS,琴颈部位的手感是温润妥帖的。保罗总是精心雕琢吉他的外观,用千年冰藏中挖出的猛犸象牙镶嵌成PRS标志性的小鸟图案,这是他母亲最爱的图案。


早期,保罗每天都在工厂工作,把控每一个环节,确保每一把PRS吉他的出炉都是代表完美品质的。


8.webp (19).jpg

早年的保罗,每天都在工厂共同参与吉他的制作流程。


现在,PRS的每一位工人都能严格以纯手工的方式来执行保罗的意图。30年来,他坚持手工制琴方式,而他招徕的制琴工匠,绝大多数都弹得一手好吉他。


在PRS工厂,你能看到的场景,总是一群戴着耳机的年轻人,埋头专心打磨,如同手工艺人一样,在吉他的枫木贴面上精雕细琢。PRS的贴面设计都十分讲究设计和艺术性,世界各地的吉他手也能拥有自己独一无二的定制吉他。


9.webp.jpg


对保罗来说,他当初的梦想早已实现——他是PRS乐队的吉他手,常年与乐队在世界各地的音乐节上巡演。他制造出了世界级品质的PRS吉他,与众多一流吉他手成为亲密朋友。


他最自豪的是,桑塔纳可以随便从PRS的仓库里拿走一把琴,直接带到数万人的演唱会现场。David Grissom也曾经直接拿走一把从没碰过的新吉他,直接带上舞台。


保罗自家的车库,是一个私人的吉他制造工坊,有时,他会待在车库里,慢慢打磨、抛光、镶嵌、上漆,用很长的时间来做一把属于自己的吉他。某一天,这些独立制作的乐器,也会跟着他踏上世界各地的舞台。


10.webp.jpg

闲暇时潜心制作自己的吉他,仍是63岁的保罗最热爱的事情。


    编辑:风下


微信截图_20190412105544.png

我要评论(评论要求5-500字)

全部评论(共0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