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音乐凭什么牛逼?

精选好文 2019-4-11 08:23   阅读数:1430

头图.gif


(本文来源:公众号“布鲁斯博物馆”;作者:Torako)


日本爵士历史


1.webp.jpg

Nipponese and the History of Jazz



1.前夜

南北战争·洋务运动·明治维新


1864年,美国南北战争结束,林肯总统解放了黑奴。苦了几百年,黑人们满肚子的故事要相互诉说。当他们把自身的故事“唱”出来时,诞生了一种叫“布鲁斯”的神奇音乐。


这种由非裔美国人创造,名为布鲁斯(Blues)的音乐,正式一切流行音乐的开端,其根源所在。


三十年后,时间走到十九世纪末。此时,大批黑人从南部乡村向工业城市迁移,他们把布鲁斯带到了新奥尔良,各种音乐在此碰撞,爵士乐应运而生。


尽管爵士诞生背景极为复杂,但布鲁斯这一关键要素,起到了灵魂般的点缀作用。至此,流行音乐两大源头——布鲁斯与爵士乐齐驱向前,为之后所有音乐风格的发展奠定了基础。


那么,布鲁斯和爵士,它们如何远渡亚洲,我们先看下时代背景。

 

1864年,中国清政府刚刚平定了南方的太平天国。尽管如此,中国依然在帝国斜阳忧伤中摇摇欲坠。


同年5月,两江总督曾国藩的得力助手,江苏巡抚李鸿章在一份奏折中提到:中国欲自强,则莫学习外国利器;欲学习外国利器,则莫如觅制器之器,师其法而不必尽用其人……

 

李鸿章这是要主张学习西方,不仅要学习,还要在此之上试图废掉科举制度等。这在当时可算是惊世骇俗的议案。中国近代最著名的洋务运动——一场留着辫子的改革浪潮开始席卷中国。


几年后,第一批中国留学生被“半强迫性”地送往美国。

 

洋务运动搞的激动人心,可改着改着方向就跑偏了。当李中堂面见慈禧论述时,说辞又变成了“外国强盛的地方无非枪尔炮尔”,咱们学学制抢造炮的本事就行了,论文明,天朝强大的文化底蕴天下无敌......

 

转身看同时期日本。


在美国打南北统一战时,日本内乱同期而起。一些抱有远大志向下级武士们,开始密谋推翻幕府统治。这场革命的风暴眼人物,名叫坂本龙马。


这些武士们发动了一场名为“大政奉還”的政变活动,其核心主旨:让所有人都过上“再也没有幕府,藩主,没有上下级武士阶级,每个人都能笑着生活”的新国度。

 

186710月,大政奉還大业完成。这场政变的灵魂人物——坂本龙马,两个月后遇刺身亡。次年13日,曾与龙马并肩作战的西乡隆盛等武士,继承了“大政奉還”的遗志。


他们再次发动了“王政复古”政变,正式推翻了德川幕府的统治,明治维新的帷幕就此拉开。

 

明治维新时期,日本的改革先锋们,随即对美、英、法、比、荷、奥、德、俄、丹、意、瑞士、瑞典等12个国家进行了访问。被外国文化震惊之余,回国后针对落后的陋习,进行了颠覆式全面改革。

 

思想就放,万象更新。一晃四十年,历史发展的几条路线纵横交错。下面要说的,就是随着改革浪潮涌动而来的音乐故事了。

 

2.webp.jpg

New Orleans and the History of Jazz



2

日本爵士乐原点


学了音乐该如何糊口?这是日本爵士乐故事的起点。

 

1907年(明治40年),所在东京神田猿乐町的东洋音乐学校(现东京音乐大学)刚刚建校。时任校长铃木米次郎,正在为接下来的毕业生该如何谋生而发愁。

 

当时,日本还找不到像样的交响乐团,更不存在“音乐人”这一职业。乐师们生存的空间,最多是为那个时代特有的无声电影放映时现场配乐。

 

此时,铃木校长听说:在过往的外国游轮中,现场乐队的表演非常受游客欢迎。这让他眼前一亮,托教过学生们的关系,他说服了东洋气船(近代日本海运公司先驱)的负责人,最终同意让东洋音乐学校的毕业生登船演奏。

 

1912年,由提琴手波多野福太所领导五人小乐团,登上了地洋丸号。


这支五人编制的小乐队,由两把小提琴、一把中提琴、一把大提琴,和一位钢琴手组成。他们在船山演奏以古典为基准的沙龙音乐。他们随船从横滨港出发,最终抵达美国旧金山。

 

经过15天左右的航海,当波多野福太几人靠岸旧金山时,几人立刻涌到当地的乐器店。店中五花八门的乐谱让这几人兴奋不已,他们向店主请教了乐谱的详细用法,买了海量版正规乐谱后,兴奋地回到了日本。

 

彼时,唱片工业尚未兴起,如果想写歌赚钱,那需要出版乐谱。


1912年这一年,被后人尊为蓝调之父的W.C.HandyW.C.翰迪),刚刚出版了那首著名乐曲——《孟菲斯布鲁斯》Memphis Blues》。

 

波多野福太一行人带回的乐谱中,除了古典音乐,自然混同着布鲁斯、拉格泰姆、新奥尔良爵士等,当时风靡美国流行音乐。当人们开始演奏和精习这些乐谱时,就是这个瞬间,定格了爵士乐在日本发展的第一篇章。

 

五年后的1917年,在爵士乐诞生地新奥尔良,一支名为The Original Dixieland Jass Band的乐队,录制了史上首张爵士乐唱片,爵士乐有声历史的第一页被正式翻开。

 

之后,波多野的乐队又随着东洋汽船开始北美路线的航程。航线横跨旧金山→西雅图→夏威夷→横滨→神户→长崎→上海→香港→马尼拉等地。


旅途中,乐队的表演受到极高的评价。由此,更多海运公司开始效仿,大批乐队登上客船,随即展开远渡重洋的各路线航程。

 

更多登上美洲大陆的日本乐队,在那里遇到了真正的爵士乐队。他们将这股音乐新洋流,渐渐搬回日本。这段由商船架起的音乐之路,其中孕育了之后日本爵士界逸才,提琴手——井田一郎等人。

 

1921年,即将作为爵士钢琴手被后人所熟知的菊地滋弥,正作为政治家父亲的秘书而远渡美洲。这一次,他将Dixieland Jazz的唱片带回日本,后人称:这是爵士乐正式登入日本的第一步。

 

3.webp.jpg

Nipponese and the History of Jazz 1934




爵士乐手大迁徙


1920年(大正9年),日本第一家热舞俱乐部——花月园舞踏场,在神奈川开门营业。这家俱乐部的专属乐队,正由提琴手井田一郎所领导。这时,他将萨克斯风与爵士鼓导入乐队中,为客人演奏正统的伴舞音乐。

 

没错,当时人们跳舞,都用爵士乐来伴奏。俱乐部的客人们,多是一战后盘踞在横滨周边的外国水手。当时的玩法是:你买一张舞票,找到一位中意的女舞者,以一张舞票,邀请舞者共舞一曲。

 

俱乐部火爆程度盛况空前,店内安排为客人伴舞的女性舞者们完全不够用。忙碌时,就连店长夫人也得亲自上阵。

 

随后,波多野福太所领导的乐队也开始驻扎花月园俱乐部。就在此期间,俱乐部因波多野的到来而引发一场骚乱——他把俱乐部老板的女儿拐跑了。老板忙着追杀波多野,荒废了经营,一代传奇俱乐部关门大吉。

 

19239月,关东地区被一场罕见的巨大地震突袭。受此影响,日本爵士乐大本营移至大阪。彼时,以大阪为中心,名为CottagePaulistaParisien等带有现场乐队演奏的舞厅俱乐部相继开业,大阪——成了爵士音乐家们的天堂。

 

在此,井田一郎蠢蠢欲试,正准备加入宝塚大乐团。没想打,他的想法遭至乐团前辈们鄙视:“我们没法跟玩下流爵士乐的人一起演奏”。

 

众人齐声讨伐,让井田气愤不已,一气之下,他跑去了神户。在此,他组建了日本历史第一支真正的爵士乐队,为其命名——Luffing Stars Jazz Band

 

1925年前后,井田在乐队中开始转为演奏班卓琴。当时,低音贝斯还未被运用到乐队中,强化乐队节奏的重任就落在了班卓琴身上。这种更为注重律动的做法,与之前的伴舞沙龙音乐直接画出了一条明确的分割线。

 

在此前几年间,从新奥尔良的Dixieland Jazz乐团为开端,班卓琴体现了在节奏组中举足轻重的地位。据说,因不懂调弦方法,井田用小提琴定音法来弹班卓琴。

 

1926年,大正天皇驾崩。由此,大阪爵士俱乐部上空也被了一层阴霾笼罩。很快,“男女贴身而舞”被视为不检点的行为。次年,大阪所有俱乐部被敕令停业。

 

以井田为首的爵士音乐家,又开始从返东京寻求出路。


此时的东京,经过震灾过后刚刚恢复社会秩序。当时,大学生与一些富二代们手里攥着大把闲钱。他们可比谁都喜欢爵士乐。于是乎,这些爵士音乐家跟这些权贵二代和年轻人混在了一起。

 

当时,在日本法政大学,小号手渡边良在校内组建了一支精良的爵士乐团。随后,这支乐队与东京慶応大学菊地滋弥所领导的爵士乐团,形成了两股势均力敌的爵士新势力。

 

日本爵士乐,开始在校园内掀起一阵浪潮,音乐家越发年轻化。随后,日本进入唱片工业时代,借助商业的推动,一种极具日本特色的爵士乐,或者说日本流行音乐的第一篇章,就此拉开序幕。

 

4.webp.jpg

Nipponese and the History of Jazz 1931



 4

唱片工业


1926年,日本进入昭和时期。

 

此时,一家进口留声机的商社,准备开始向唱片行业进军。初期,这家公司得到美国哥伦比亚唱片公司的技术支持。由此,日本本土第一家唱片公司——日本哥伦比亚唱片公司(Nippon Columbia)就此诞生。

 

正是日本哥伦比亚公司在商业上的运作,日本国内诞生一种以爵士为基础,极具独创特色的流行音乐——昭和歌谣曲(或战前歌谣曲)。

 

请记住,这也是日本流行音乐的起始点。

 

有趣的是:在当时,人们把所有以西洋音乐(古典除外)为背景的流行音乐,都统称为Jazz Music。但这与正统Jazz依旧纯在着本质区别,我们接着往下看是怎么回事。

 

19283月,一位叫二村定一的歌手,在日本哥伦比亚旗下,录制了最初的几张所谓Jazz Music的唱片。由他演唱的《アラビアの唄》《私の青空》两首单曲,至今仍被人津津乐道。

 

为这两首单曲伴奏的乐队,正是由菊地滋弥所领导的乐队——Red and Blue Jazz Band。这种用日语演唱,由爵士乐团伴奏的流行歌曲,正是昭和歌谣曲的真面目。

 

正是这种融合的形式,奠定了日本流行音乐最初的基础。换句话说,日本流行音乐始于爵士。


这样的音乐基因慢慢影响着日本本土音乐的发展。到了五十年代摇滚乐兴起时,流行音乐背后的伴奏乐团,又换成了摇滚乐队。先搞懂,再嫁接,如出一辙地如法炮制。

 

至于一直纯在的疑问:为什么日本流行音乐那么强?从源头你可以摸索到答案了。

 

在日本哥伦比亚唱片的影响下,日本ポリドール(Polydor Records)、キングテイチク(略:Teichiku Records)相继创立。同时,日本各路乐器进口商,乐谱和唱片(SP盘)进口商们也开始活跃起来,新音乐的几扇大门被同时打开。

 

各家唱片公司,都拥有专属的录音乐队。优秀的乐手们白天在录音棚录音,晚上去俱乐部为舞者伴奏。以东京为首的舞厅俱乐部,迎来战前最辉煌的时期。

 

这些唱片公司专属的录音团队中,有一支值得特书的超强爵士乐团,名为Columbia Jazz Band。成员由南里文雄(tp)森山久(tp)芦田满(cl/as)松本伸(tp)谷口又上(tp)等人组成。


而乐队中最具影响力的,就是被后人尊为日本爵士吉他之父,初代正统爵士吉他演奏家——角田孝

 

同时期,日本爵士乐队开始加入低音贝斯,加上麦克试音技术的发展,取代班卓琴,吉他在乐队的重要角色开始凸显。


角田孝——成为日本正统派爵士吉他的开山鼻祖。他的传奇故事一会接着讲,转看下当时中国的情况。


5.webp.jpg

Nippon Columbia Jazz Band



 5

租界与中国爵士


同时期,中国上海等地,包括日本在内的诸列海外租界内,伴随日常娱乐消遣,大批爵士音乐家开始涌入大中华地区。日本爵士乐手,自然同列其中。

 

据说,在当时的日本,爵士乐手们如果想聊骚女舞者,说的最动听的一句情话就是:咱们一起私奔上海吧。

 

当时的上海,远东的第一乐府。战火硝烟尚未燃起时,多国音乐人在此有着短暂性的密切交流。


据史料记载,像小号手南里文雄等人,直接在上海与黑人爵士钢琴家泰迪·威瑟福德Teddy Weatherford(曾与路易斯·阿姆斯特朗同台)学起了爵士乐的演奏技法。


在这段音乐交流史中,我试图去找中国音乐家的名字,可惜没有收获。

 

另一方,当时,在日本扶持的伪满洲国(东三省)内,随着日本百姓开垦团的脚步,大批爵士音乐家大举迁入东北。


其中,包括日本爵士界名鼓手川口乔治的父亲,日本初代爵士萨克斯手之一——川口养之助

 

彼时,东三省第一家现代舞厅“金船舞踏场”开张营业,其舞厅的经营者,正是清朝肃亲王善耆第十四女,人称东洋玛塔·哈里的川岛芳子(战后被以间谍罪处死)。

 

不久后,上海的百乐门舞台开门营业。最初,驻扎在这里的爵士乐手,大多以菲律宾籍乐手为主。当中国本土的爵士乐队全面接管百乐门的演出,似乎要等到抗战胜利之后。

 

话说,在抗战胜利后,海外归国的国人爵士音乐家——吉米·金与他的乐队,驻进百乐门演出。在那段短暂的黄金时光里,留下不少经典录音。


彼时,首批演奏和演唱具有中国特色爵士音乐家,如李香兰(本名:山口淑子,歌曲形式,受昭和歌谣曲影响),周旋等国民偶像级歌手,同样在历史舞厅上留下过璀璨的一笔。

 

新中国成立后,象征“资产阶级”的百乐门等娱乐场所,随即走到了生命的尽头。


此后,流行音乐在中国的传播彻底被扼杀。伟人领袖的诗词歌赋、语录心得被中国伟大的作曲家们谱上了曲。这些歌曲赤诚一片,慷慨激昂。

 

当然,这里没有“爵士“,更没有“乐“,甚至连“韵”都快没有了。在中国,流行音乐这一断层,一隔就是大几十年。

 

历史呀,要是有如果就好了。

 

回看日本。


6.webp.jpg

百乐门华人爵士乐团



6

日本战前初代爵士吉他手们


顺着日本爵士吉他开山鼻祖——角田孝这条线索,继续看下面发生的故事。


先简介下角田孝本人,他在日本爵士界的地位,与美国爵士吉他之父——Eddie Lang齐名。

 

角田孝,1907年生于大阪府。少年时期自学小提琴,随转学班卓琴和吉他。1931年,角田孝来到东京,随即加入哥伦比亚爵士乐团。


在此期间,他参与录制了《丘を超えて》、《別れのブルース》、《雨のブルース》等当时的大热金曲。


之后,角田孝当时正统派爵士作曲家——服部良一展开深度合作。在国内,找到初期角田孝的独立作品很难了。但在现在能听到音频中,你可以找到服部良一为歌手淡谷のり子所作的名曲《おしゃれ娘》(1936年)。


在这首歌曲的伴奏中,除了宏大的爵士管乐组,你可以听到角田孝历炼新颖的吉他伴奏手法。


当时,角田孝并不满足只把吉他当节奏乐器弹。之后,他在录音和演出时大量演奏吉他Solo。另外,他用吉他演奏的Boogie Woogie,以及对布鲁斯音乐的诠释和拿捏,也都非常有建树。


顺便一提,当时角田孝所使用的吉他,为Gibson L-4型号。这款吉他当时在日本的售价,估计不到一千日元。

 

除角田孝外,值得特殊一笔的,还有一位叫Dick Mine的吉他手。这位日本吉他先驱,于1908年生于德岛县。除了爵士乐外,在布鲁斯、滑棒吉他,以及在流行歌曲领域,同样有极深的造诣。

 

1934年,Dick Mine以一首自己填词的爵士歌曲《ダイナ》正式出道。


这首由日语歌词,叠加新奥尔良爵士,夹杂一点夏威夷风味的单曲,发行后怒卖100万张。连同翻版演绎的《圣路易斯布鲁斯》《青空》等初期爵士乐曲,都是他这个时期的代表作。

 

今天来看,一些歌曲大多属昭和歌谣曲范畴。但其中无论爵士管乐队的编曲,还是其中的吉他伴奏,都非常值得一听。日本流行音乐的发展,在这些先驱的铺垫下越来越成熟。

 

到了二战后,日本爵士领域的音乐家,爵士吉他大师们,更是宛如雨后春笋般层出不穷。最终,他们创造了一个属于自己民族的爵士乐——和制爵士。


在此之前,还有些故事。需继续沿着历史发展往下看。


7.webp.jpg

昭和おしゃれ娘



 7

四分五裂的爵士音乐家


1937年,中日战争全面打响。随后,日本颁布“国家总动员”法令,国民在生活和经济方面受到全面限制。俱乐部与舞厅营业时间被迫缩短,霓虹灯被全面禁止,男性留长发,女性烫头,均被全面禁止。


这个时期,音乐家们几乎全部都失业了。

 

人们心中的希望,全部寄托在1940年预定在东京举办的奥运会。音乐家们坚信:到那时,战争已经结束,回归和平的日本,一定会有大量的外国友人涌入。那时候,音乐也将全面复苏。


没成想,迎接他们的并不是奥运会,而是全国范围的舞厅禁止营业的敕令。

 

1941年(昭和16年),日本偷袭珍珠港后将战争再次全面升级。太平洋战争爆发的同期,踩在摇摆爵士的肩膀上,一种新型的爵士乐异军突起!人们称它为波谱爵士——Bebop。


这股新浪潮,即将席卷全美。

 

19415月,波谱爵士吉他先驱——Charlie Christian手拿电吉他,带着首张唱片横空出世。


他有位发小好友,名叫T-Bone Walker。同期,T-Bone开始在布鲁斯领域搞革命。由此,摩登布鲁斯立派。


后来,T-Bone Walker被尊为现代布鲁斯之父,Charlie Christian被称为现代摩登爵士吉他的开山鼻祖


二人一起联手,革了爵士音乐和布鲁斯的命。

 

三年后,波谱爵士宗师中的宗师——查理·帕克(Charlie Parker)初次录音,爵士乐革命走进顶峰,波谱大旗冉冉升起。

 

一方,日本国内舞厅全面停业后,人们开始转向一种叫喫茶店地方听爵士乐。此时,广大乐迷有意识地开始疯狂囤积爵士唱片。


不久后,就在查理·帕克开始录音的前一年,爵士乐在日本被定位“敌性音乐”,从演奏,播放,到听唱片均被强令禁止,一场被迫“废弃英美唱片”的运动,进入白热化阶段。

 

一些爵士音乐家为谋求生路,再一次大举向中国东三省进发。除了参军之外,走进军营搞慰问演出,成为爵士音乐人唯一活命的出路。


围绕太平洋战争,爵士乐手们四分五裂,在菲律宾战场的慰问名单中,出现了角田孝的名字。

 

然而,突然有一天,爵士乐手们又迎来了“转机”。


日本国家广播NHK东京广播局开始研究中国兵法和历史,从中想出一出妙计——四面楚歌


对敌展开谋略性爵士乐广播;聚集超一流的爵士乐团,找来美裔二世中最会唱歌,声音最性感的女歌手,写下煽人泪下的英文歌词,每天循环着玩命地对着美军播放。

 

这样一来,对于爵士音乐家而言,NHK东京广播局,成为战火纷飞中“最有魅力的战场”。在对敌谋略广播的阵营中,不乏哥伦比亚爵士乐团,吉他手角田孝与后藤纯等超级音乐家。

 

随便一提,这些在对敌谋略广播中唱歌的女歌手,当时被美军称为Tokyo Rozu(东京蔷薇)。史料记载;当时,日本借用中国的这一招爵士版的四面楚歌,真的起到了很大的作用。


一些年轻的美国战士被性感的歌声撩的神魂颠倒,斗志萎靡。有些人想起家中的娇妻,有的人做梦都想见到歌声中的东京蔷薇。

 

8.webp.jpg

Modern Blues Godfather——T-Bone Walker



 8

战后·迟到了十年的大乐队浪潮


随着太平洋战争落下帷幕,中国对日的八年抗战终迎来了胜利。战后,治愈人们创伤的心灵不是别的,正是爵士乐本身。

 

随着战争结束,驻扎在上海的菲律宾乐手们纷纷回国。正如前文所诉,19451949年之间,中国本土爵士音乐人,开始走进历史舞台。

 

海外归国吉米·金(Jimmy King),带领国人爵士乐团开始登入百乐门演出,他们的音乐受到空前的追捧。


现在回过头来听1947年吉米·金与乐队的录音,依旧能顺着音乐浮现出当年的画面。可惜,一切在1949嘎然而止。

 

转看日本。

 

战后,以美为首的联合国军队“占领”了日本。战时,NHK播放的那些沉重地军歌,因由美军的介入,一下全变成了爵士乐。


相应,为驻守美联军建设娱乐设施成为当务之急。与其并行,以东京银座为中心,在面向驻军开设的俱乐部舞厅内,人们开始随着爵士乐舞动,夜夜不羁情。

 

一下子,在战前活跃的爵士音乐家们,又从新回到轨道上。


令人哭笑不得的是,那些曾面对美军对敌广播的爵士乐,却在美军俱乐部中收获了极大的喝采。只是,再也见不到东京蔷薇们的身影。(战后,这些女歌手被诉逆反罪,纷纷入狱服刑)

 

随着驻军俱乐部的火热度递增,日本本土的爵士乐队数量也如雨后春笋般层出不穷。各俱乐部围绕乐队之争,一度陷入混乱。一些俱乐部开始砸重金垄断好乐队的演出,差一点的乐队也能跟着分一杯羹。

 

要说火热到什么程度?美军指挥官最后不得已,想了一个按榜排名的招数:选出一堆经典曲库,然后根据演奏曲目的难易程度给乐队评级,从A~D四个等级,按等级来给乐队演出费来定价。

 

有了上述这些背景因素,从1946年(昭和21年)开始,大约晚了美国十年时间,日本进入摇摆大乐队的黄金时代。


以吉他手Dick Mine所领导的大乐队为代表,角田孝、南里文雄、平泽信一、渡边弘、原信夫等,这些日本初代爵士音乐家,以及各自所在大乐队纷纷开始录音。当时的盛况,用百家争鸣来形容恰到好处。

 

同时期,中国爵士乐也展开了全面的录音活动。如果没有中断,中国的流行音乐,一定又是一番不一样的景象。


1948年,吉他手角田孝录制了一首名为《Boogie in F》的单曲,这是角田第一次用电吉他录音。


乐曲中,除了Boogie Woogie标志性低音进行、充满情感的Bluesfeeling外,其中半音阶的转换与应用,渐渐开始有了Charlie Christian的影子。

 

无疑,这是一个新时代信号。这标志着,日本爵士乐——准备进入摩登爵士新时代。

 

9.webp.jpg

 日本爵士吉他之父——角田孝



9

摩登爵士新时代


1947年末,日本驻军基地内,新老士兵开始更替。新到的年轻士兵们,指名让乐队演奏波谱爵士。


初代爵士音乐家,对于美军电台中听到新型爵士浑沌不解,只是单纯感受到像电击一般的刺激。那么,除了兴奋之外,到底该如何去演奏?

 

此时,新到的美军中尉中有一位美籍二世日本人,萨克斯手——吉米·荒木。由他出面编曲,直接教授日本音乐家如何演奏波谱爵士。


于此同时,日本专门爵士乐杂志『スイングジャーナル・Swing Journal』创刊,并以月刊的形式开始发行。


以此为开端,平泽信一荒井渡辺晋宫川协三等革新派开始从摇摆大乐队中退出,各自组建演奏波谱爵士的小编制乐队。

 

在此,花一点时间来介绍其中一位革新派的代表——荒井

 

吉他手荒井,1925年生于神奈川县。是日本爵士历史中,最早研究摩登爵士的先驱之一。早期风格主要以拷贝查理·帕克为主线,但听他在1947年的录音,已经很前卫把冷爵士的感觉编成吉他Solo狂飙。


估计在这时候,他已经开始研究Jimmy Raney的吉他风格了。

 

随便一提,荒井正是下一个世代的爵士吉他大师——高柳昌行的师傅。而高柳昌行教出来的徒弟中,最著名的就是渡边香津美


这种传承关系很重要,当这一代人走进历史舞台,日本爵士乐就要逆天了。

 

时间到了1951年,以迈尔斯·戴维斯为首,美国掀起冷爵士浪潮。同期,荒井第一时间同步跟进,他与贝斯手渡辺晋组成联盟,共同推行冷爵士在日本的发展。

 

1953年,荒井另召集了小号手松木英彦、钢琴手中村八大、贝斯手小野满,组建了The Big Four爵士乐团。这支乐队出道后一飞冲天,受到广大乐迷空前的拥簇,被誉为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般的传奇乐队。

 

乐队鼎盛时期,需要连日连夜的排档期。传言,这四人演出时,经常遭遇女歌迷向舞厅上扔内衣胸罩,尖叫声不绝于耳,火热程度一点不亚于之后的披头士。


所到之处,乐迷围堵。出行得全员飞机,专人接机,住最好的酒店,演出费拿到手软。这在当时实属罕见。

 

该乐队着实风光了几年,但很快遇到强劲的敌人——摇滚乐入侵。而这一场摇滚风暴的始作俑者,正是第一个与荒井搭档的贝斯手——渡辺晋

 

顺便再说说渡辺晋,这位先驱在日本音乐界地位格外重要。


时间背景1955年。彼时,正值美国初次摇滚乐浪潮的顶峰期。


由于作爵士乐手的收入实在不稳定,渡辺晋决定不干乐队了。他在这一年,创立了「渡边经纪公司」,开始第一时间把摇滚乐引入日本国内。


随后,该公司又开始染指灵魂乐与福音音乐,以及对流行偶像的全面包装。

 

渡边这一伟大的转身,得以让日本摇滚乐,几乎同期同时间与美国并行发展。正如文章开头所说,当摇滚乐进入日本之后,日本即可展开全面本土化的改良,流行音乐背后的伴奏乐队,又开始向摇滚乐急速转舵。

 

日本摇滚乐发展历程,以后有机会再讲。但这一切的转变,渡边的功绩功不可没。晚年,渡辺晋被授予的名誉奖项无数。他所创立的经纪帝国公司,也彻底改变了日本流行音乐的走向。

 

另在,在此时期,与荒井昇并肩作战的先锋派,还有吉他手——宫川协三。这些先驱的名字,尽管对当代的乐迷比较陌生,但正是这些人一步步进化爵士乐在日本本土的发展。


最终,日本爵士乐,或者说以爵士发展起来的日本流行音乐,将反哺世界。

 

10.webp.jpg

渡边经纪公司旗下初代偶像组合

 


10

爵士乐的真谛


摇滚乐入侵日本后,爵士乐的确遭受到前所未有的危机。


而就在摇滚乐入侵前夜,一群追求正统爵士的战时们挺身而出。他/她们的音乐,已经从纯粹拷贝美国的范围中脱离开,展现了和制爵士该有的新面貌。

 

当时,这一派的代表,有穐吉敏子守安祥太郎两位爵士钢琴家。他们的活动中心,锁定在横滨伊势佐木町一家叫Mocambo的俱乐部。


最开始,在这家俱乐部的演出活动,由吉他手澤田駿吾与贝斯手井出忠共同发起。这些人聚到一起,在这家俱乐里部里记录了一段日本爵士乐的传奇。

 

1954年4月27日深夜,Mocambo俱乐部的舞台上,还站着包括穐吉敏子守安祥太郎在内,萨克斯手宮沢昭五十嵐明要渡边貞夫、吉他手高柳昌行、鼓手清水潤、贝斯手今井英人滝本達郎等人。各路新一代爵士音乐人齐聚于此,准备创造点新东西。

 

Mocambo俱乐部的演出实况,被作为唱片记录了下来。五十年代中期,一张名为《Mocambo Session'54》的唱片(实际发行仅为录音的一小部分)正式发行。


这张唱片在日本爵士历史上,有着与Charlie Christian发行的《Minton's Playhouse》一般的意义。

 

令人惋惜的是,1955年守安祥太郎以自杀的方式结束了自己短暂职业生涯。随即,穐吉敏子选择渡美发展。加上这一年摇滚浪潮势不可挡,日本的摩登爵士开始走向下坡路。

 

此后,日本爵士音乐人刻意与商业主义的主流保持距离,真正纯粹派音乐家逐步登上历史舞台。


其中,吉他手澤田駿吾、爵士单簧管手鈴木章治藤家虹二,吉他手高柳昌行藤田正明鈴木康允,作曲家平岡精二杉浦良三等人,开始撑起五零年后半日本爵士界半边天。


11.webp.jpg

▲日本摩登爵士吉他先驱——澤田駿吾(中)

 


 11

巴萨诺瓦浪潮


进入60年代,摇滚乐在日本的本土化进程逐渐走向成熟。这时的情形宛如英国一般,其中很重要的现象就是:大批音乐人及乐迷们,开始顺着摇滚乐的根源,深度向布鲁斯领域回归。


以关西京都·大阪为首,第一批纯粹Blues音乐人开始初见苗条。

 

60年后半,跟随美国的民谣运动,日本掀起民谣浪潮。摇滚乐、布鲁斯、民谣、新浪潮等等新型音乐开始充斥日本国内。本土流行音乐乘风借浪,开始向多方面裂变,形式和内容越来越丰富。

 

正是在“多方围攻”的环境下,日本爵士乐的本土化进程,开始走入成熟期。


1961年,吉他手高柳昌行集结了贝斯手金井英人、鼓手富樫雅彦、钢琴手菊地雅章,共同组建了Jazz Academy组合,后更名为“新世紀音楽研究所”。

 

他们以东京银座,日本首家香颂喫茶店——銀巴里为据点,展开了一系列实验性的Jam Session活动。在此影响下,钢琴手山下洋浦、小号手日野皓正、吉他手中牟礼貞則宇山恭平等人急速加入该活动阵营。

 

这里成为日本爵士乐的实验基地,年轻乐手们的修炼场。


在此留下的录音,一部分被制作成唱片,名为《銀巴里Session 1963》。这张唱片排除了一切商业因素,与54年发行的Mocambo Session共同被奉为日本爵士历史中的双臂梦幻名盘

 

其中,高柳昌行中牟礼貞則的吉他演奏,已经完成展现出独立原创性的标志,这也为日本近代爵士指明了方向。

 

另一方,1965年,萨克斯手渡辺貞夫从美国伯克利音乐学院学成归国。很快,他与钢琴手菊地章雅、贝斯手铃木熏、鼓手富樫雅彦组建自己的四重奏组合。他们作为电视栏目『11PM』与电台节目『Nabesada&Jazz』的固定乐队。

 

渡辺貞夫把从美国认识的Gary McFarland(电颤琴名手),Gábor Szabó(波萨诺瓦·融合爵士吉他手)那里学来的音乐——大量巴萨诺瓦带到节目的直播中。


于此同时,日本电机株式会社旗下,设立了日本首家专门发行爵士的唱片厂牌。1966年,该厂牌将渡辺貞夫录制的《Jazz&Bossa》,作为旗下首张唱片推向市场。唱片的B面,节选了一首中牟礼貞則演奏的波萨诺瓦吉他曲。

 

以此为契机,日本旋起巴萨诺瓦的风潮。中牟礼貞則因此又被誉为了日本波萨诺瓦吉他的第一人。紧跟着,1967年,中牟礼貞則的首张专辑发行,标题为《Guitar Samba》。

 

当波萨诺瓦成为人们的新宠之后,各种融合了波萨的流行唱片被大量发行。在那些纯商业量产的无聊作品中,参杂着吉他手澤田駿吾,吉他手铃木康允与小号手西条孝之介等人录制的超一流波萨诺瓦作品。


12.webp.jpg

銀巴里 Jam Session 1963

 


 12

进化日本爵士


波萨诺瓦浪潮作为契机,更多唱片公司开积极录制爵士唱片。由此,战后活跃的各路爵士名家,纷纷迎来制作专辑的黄金时期。

 

1970年,由藤井武佐賀和光魚津佳也三人作为共同发起人,他们创办了一家专门发行新锐爵士唱片的新厂牌,名为Three Blind Mice, 简称TBM唱片。日本各路爵士音乐家在此找到大本营,由此开始,日本爵士音乐走进最高水准的全盛时代。

 

TBM唱片旗下,集结了鈴木勲山本剛中本マリ福村博土岐英史植松孝夫中村照夫大友義雄水橋孝乔治川口日野皓正今田勝宮間利之高橋達也等新锐爵士音乐家。截止2014年破产之前,该厂牌共录制了超130张超精良日本爵士唱片,成为一代传奇。

 

另外,除上述音乐家,再为广大爵士吉他爱好者们留点索引资料。从七零年代初头,除了文章中出现过的先驱们,与初代并肩,那些1930年代一代出生超级爵士吉他手们,同样值得记录。

 

代表人物:藤田正明(1931年生于爱媛县) 、横内章次(1933年生于中国东北)、和田直(1934年生于三重县) 、潮先郁男(1933年生于大阪府) 、小西徹(1934年生于三重县) 、竹田一彦(1936年生于奈良县) 、宇山恭平(1938年生于神奈川县)。

 

如果你喜欢爵士吉他,或者在学习爵士吉他,不妨找一下他们的唱片回来听。在融合爵士全面爆发之前,亚洲摩登吉他手们的魅力和表现手法同样值得借鉴。


13.webp.jpg

▲日本摩登觉吉他先驱——高柳昌行



 13

日本布鲁斯浪潮


另一方,与爵士乐并行,正如前面所提,大批音乐人和乐迷顺着摇滚乐,开始根归布鲁斯领域。经过几年的发酵,从1970年初开始,日本全境迎来布鲁斯浪潮的全面爆发。

 

1971年,布鲁斯大王B.B.King率先登入日本巡演,将这场风暴的导火索引爆。随即,日本本土布鲁斯音乐节大势举办,人们渴望了解摇滚乐的真谛,近距离理解爵士乐的哥哥是什么样子。

 

四年后,1975年,与专门爵士乐唱片厂牌并肩,东京一家名为Blues Interactions的公司开始挂牌营业。次年,该公司旗下布鲁斯厂牌——P-Vine Records宣告成立。成立初期,P-Vine以专门发行布鲁斯音乐唱片而闻名,日本本土布鲁斯音乐人开始崛起。

 

另外,与日本爵士杂志形成呼应。日本P-Vine旗下成立了出版部门,办起了一刊名为『The Blues』的音乐杂志。1975年,『The Blues』的杂志开始第一期的刊载。


现在,这本在美国布鲁斯基金会得到最佳贡献奖的日文杂志,已经更名为:Blues & Soul Records。它与日本爵士专门杂志一起,为两种音乐在日本的全面发展,构造出无比深厚的文化底蕴!

 

在日本布鲁斯浪潮中,诞生了多位国际知名的传奇布鲁斯音乐家。


其中,有日本传奇布鲁斯乐队West Road Blues Band的灵魂吉他手塩次伸二、以及同乐队走出,现新奥尔放克界称雄的山岸潤史。


以及,亚洲唯一一位入驻芝加哥蓝调名人堂的钢琴家有吉須美人、被美国誉为布鲁斯将军的菊田俊介,与Robben Ford并肩巡演的律动名手沼澤尚等等。


就在去年芝加哥举办的布鲁斯钢琴大赛中,拔得头筹取得职业组冠军的,是一位来之日本的年轻钢琴手Lee Kanehira。


他们早已站在国际舞台上,反哺美国布鲁斯界。


14.webp.jpg

▲芝加哥布鲁斯名人堂日籍大师——有吉須美人(中)



 14

日本爵士新时代


另一方,进入到1970年代,世界音乐格局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在美国黑人音乐生态圈,以布鲁斯和爵士乐为根据,时代经过灵魂乐浪潮的洗礼后,放克音乐迎来顶峰期。而踩在放克的肩膀上,迪斯科音乐乘风崛起。

 

同时,在纽约都市中,另一种完全代表新世代黑人立场音乐风暴,已经频发预警——Hip Pop音乐,在放克、迪斯科浪潮的正中央横空出世!

 

同时,另一种意义上的另一派黑人音乐风格,开始从加勒比海扬帆起航,渐渐在全球范围内风靡。Reggae Music/雷鬼音乐,穿越加勒比进入美洲大陆。

 

另一方,整个摇滚界,经过了二十年的发展,摇滚乐所裂变出的分支风格,早已没法用双手去数了。

 

整个70年代,摇滚界四大主流,落在了硬摇滚(Hard Rock)、前卫摇滚(Progressive Rock)、朋克(Punk Rock)、和重金属(Heavy Metal)身上。

 

黑白两路并行,所以音乐风格同期在日本得到相应。日本各种风格的摇滚乐,流行音乐,又开始了新一轮的进化。结果直接影响着亚文化圈内流行音乐的发展。

 

在此背景下,日本爵士界与欧美并肩,全面进入大融合时代。在此时,1930年出生一代,日本初代爵士音乐家开始退居二线,时代交给新世代的爵士音乐家手中。

 

进入1970年代,日本新时代的爵士乐手的数量,宛如多股流星雨群同时砸到地球一般,相继在同一时间段并肩崛起。


这一代人,可以拿摇滚乐当武器,可以把布鲁斯作为灵魂,可以把所以黑人音乐,拉丁音乐,乡村音乐的感觉都融合爵士乐中。

 

在那个百花齐放的年代里活跃的音乐人,终于有了被当代人所熟知的身影。

 

依旧拿熟悉的吉他手举例:在日野皓正乐队中暴走的吉他手——杉本喜代志(1942年生于静冈县)、渡辺貞夫乐队选拔出来的超级吉他手——增尾好秋(1946年生于东京都)......


在当时活跃在日本的鼓手Elvin Jones乐队吉他手——川崎燎(1947年生于东京都)、撑起当时录音棚中录音爵士吉他手——直居隆雄(1947年生于东京都)等等,新派爵士音乐人举不胜举

 

再往后一点,在更新一代人物中,还有高柳昌行和有中牟礼貞則的亲授爱徒,日本现代最高峰爵士吉他手——渡边香津美!(1953年生于静冈县) 。


到了七零年中期,一种从融合爵士中提炼而出,代表日本本土前卫流行文化几支乐队开始走红。这些乐队国人都不陌生。


他们有:以青年吉他手安藤正容为首,将融合爵士纯粹本土化的T-Square乐队。与其并肩的,是由吉他手野呂一生主导的Casiopea乐队。以及后起之秀Spectrum乐队等。

 

以上这些新一代的爵士音乐人身上,更具备国际化的素养和特质。他们活跃的舞台,远已经超越国界。


15.webp.jpg

▲日本当代爵士巅峰吉他手——渡边香津美



 15

 总结


从二十世纪初,那些乘着商船从美国带回乐谱的初代音乐家。到战后,那些从驻军俱乐部玩命学习现代爵士的中期音乐人。经过了半个多世纪的发展,无论是师徒之间的直接传承,还是通过与国际音乐家同台交流的积累。上世纪七十年代后,日本正式确立了属于本土独有的和制爵士风格。而这些优质基因,在被下一代音乐人继承的同时,又在此之上开创出符合当下人文的无数新风格。

 

当下,如果你走进东京的爵士唱片专卖店,走到本土爵士那一分类的区域,那些本土音乐家玲琅满目的唱片,多到让人怀疑人生。(有机会下回聊当代篇)

 

国人常说:“日本文化学中国,制度学美国,技术学欧美,整个一个靠剽窃而生的民族,弹丸之地,没什么了不起”。每每听到这样的言论,不禁会想起洋务运动初期李鸿章所论之道。

 

我天朝,凭借的辽阔的疆土,强大的文化凝聚力,无论在什么时候,遭遇怎么样变故,人们一直具备一种独有的自我愈合能力,和一份与生俱来的从容感。这种精神,的确让诸外列国羡慕不已。


在此之上,我们的音乐人也在国际上得到认同,在世界舞台上风生水起,那就是真天下无敌。


感谢阅读!


640.webp.jpg

我要评论(评论要求5-500字)

全部评论(共0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