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吉他能扶贫?这风马牛不相及的两件事,竟然真实地成为了一体!

深度 10-30 18:28   阅读数:1434

 

玩吉他,一个轻松愉悦的休闲活动。

 

扶贫,一项深重艰巨的时代大任。

 

你怎么都想不到,这两个画风截然不同的事情,竟然也能搭界。

 

 

最近,一部和吉他有关的青年励志创业剧正在央视八套热播,名字叫

 

《吉他兄弟》

 

 

这部剧有多火?

 

开播当天,实时收视率就以1.2376%的好成绩冲到了全国第一,并且凭借出色的剧情,揽下口碑收视双丰收。

 

 

你肯定会感到惊奇:吉他这个行业这么小众,怎么突然一下就变成了热播电视剧的题材,而且还是在央视八套黄金档播出?

 

这一切,都和扶贫有关。

 

 

《吉他兄弟》的故事,发生在贵州省遵义市正安县。

 

正安是个什么地方?

 

贵州十四个深度贫困县,有一个就是正安。

 


 

无穷无尽的大山,把正安里里外外地围困住。从东汉时期开始,正安就一直处在落后、闭塞、穷困当中。

 

 

正安有多穷?

 

改革开放10年,广州番禺位列“珠三角四小虎”,有大小厂矿600余家,工业总产值高达14.2亿元。

 

而2000多公里外的正安,全县总人口48万,人均耕地只有0.8亩,人均收入不到300元,工业总产值是番禺的1/71。

 

 

部分极端贫困的村落连最基本的温饱都成问题。

 

这样一个穷乡僻壤,是怎么和吉他产生密不可分的联系的呢?

 

故事还要从1987年的那次“出征”开始说起。

 

 

1985年,时任正安县委副书记的李国士,被政府派遣挂职广州番禺。他在走访企业的过程中发现,番禺正面临严重的用工荒。

 

天天为正安的脱贫问题冥思苦想的他,很快就联想到:正安一向地少人多,如果把正安的剩余劳动力引到番禺,岂不是两全其美?

 

经过一番努力,1986年12月,广东番禺县和贵州正安县签订协议,由正安向番禺输出300名女青年做合同工。

 

 

消息传出,一石激起千层浪,从未听说过先例的人们,态度要么质疑,要么抵触:

 

“宁愿受苦受穷,也不背井离乡。”

 

“凭啥专招女工,不招男工?”

 

甚至还有人撕去县劳动服务公司的干部张贴的招工启事,骂道:“人贩子。”

 

 

尽管宣传工作困难重重,但极端的贫困,还是激起了年轻人们想要走出大山、改变命运的决心。

 

经过不断的奔走,县劳动服务公司最后一共招募到600多名女青年,从中筛选出初中以上文化程度的300人,整编成队,由干部带队,组成了第一批正安劳务“娘子军”。

 

这就是八十年代著名的“三百娘子军下番禺”事件。

 

 

正安的“三百娘子军”,开创了贵州有组织劳务输出的先河。1988年,正安县当年向外转移就业的农村劳动力达20余万人。

 

1991年,正安办事处经贵州省劳动局和广东省劳动局批准为「贵州省驻番禺劳动联络站」,代表贵州管理在番禺的所有贵州籍劳工。

 

1998年后,自发的外出务工以每年约新增1万人的规模持续发展……截至2006年底,40%的正安县劳动力人口成功转移就业。

 

当年的娘子军和政府干部们的合影

 

然而,光凭外出务工的举措,无法从根本上改变正安贫困落后的状况。

 

2013年,正安县地区生产总值达到59.8亿元,农民人均纯收入6809元,仍有贫困乡镇6个,贫困村90个,贫困人口10.3万人。

 

另一头,贫困特征与它类似、差不多同时起步的福建省福鼎市,地区生产总值却已达到282.5亿元,农民人均纯收入达到11511元,贫困人口下降到2.2万人。

 

如此巨大的反差,给了正安县政府的干部们一记重锤。

 

不引回生产力,不去招商引资,不在本地创造就业机会,正安县就无法真正脱贫。

 

可是,正安实在太远太穷。

 

正安县县委县政府的领导们,南下广东和沿海地区10多次,前前后后拜访了上百家企业,竟没有一家愿意到正安这个边远贫困县投资。 

 

也正是这个时候,当年辛苦组织的劳务输出,再次给了正安峰回路转的希望。

 

 

广州是生产乐器的主要基地之一,早在上世纪80年代后期,正安县就有人进入乐器厂务工。

 

30年的劳务输出,让正安县的吉他人才资源储备变得极度丰富。

 

根据摸底调查,仅在广州吉他制造行业务工的正安籍技术人员,就已经高达5.4万,其中不少人已经成为技术骨干和管理人才。

 

把这些人才都招回来,贫困户的就业问题不就有找落了吗?

 

正安县县委政府立马拍板,引人才回流,在正安发展吉他产业!

 

 

县政府第一个“盯”上的,就是就是《吉他兄弟》主人公的原型——郑传玖和郑传祥两兄弟。

 

郑传玖是1997年跟随“打工大军”来到广州的。

 

在哥哥郑传祥的介绍下,他成为吉他厂的打磨工人,每天从早上8点,干到凌晨2点,通宵加班是常事。

 

花了7年时间,从工人做到中层后,他渐渐萌生自己当老板的想法,找哥哥和几位老乡们一合计,创建了广州神曲乐器制造有限公司。

 

全国人大代表 郑传玖

 

正安县政府找上郑传玖时,神曲公司才迈过初创的艰难时期没几年,生意正是风生水起的时候。

 

突然要搬回大山里造吉他,这一下让郑传玖措手不及。

 

搬厂子,是动命根子的事。

 

但家乡在声声呼唤、殷切期盼,不知恩图报,难道要冷眼相对,袖手旁观?

 

 

2013年,郑传玖回正安,带回一个木吉他生产线的厂子。大小设备,从广州用汽车运到正安。

 

当时正安的路况不好,十七米的大拖车进不来,用九米的小拖车,足足拉了三十七车。

 

一年后,郑传祥将电吉他生产线也带回了正安。六十多车的设备,浩浩荡荡,开进了“神曲”的正安厂区。

 

 

随着“第一个吃螃蟹”的郑氏兄弟开了一个好头,一大批正安籍的吉他人才和企业也纷纷返乡。

 

在政府不断地给予优惠政策、优化创业环境的支持下,越来越多的外来乐器制造企业,也开始把目光投向正安。

 

 

截至2019年,正安·国际吉他产业园内的吉他及其配套企业达到72家,年产销吉他约606万把、产值近60亿元。正安县成为全国乃至全球最为集中的吉他生产基地。

 

据统计,目前整个吉他园区带动就业14731人,其中贫困人口1374人,直接保障了6700余人稳定脱贫。

 

 

吉他产业给正安人的生活带来了质的变化。

 

在正安,每60个人就有1人从事与吉他相关的工作,他们绝大多数都曾是建档立卡贫困户。

 

如果没有吉他产业带来的就业机会,他们很可能一辈子都只能过着“土里刨食”的日子,重复千年来潦倒困苦的命运。

 

但现在,他们每天在家门口不远的地方上班,做着日趋熟练的活计,平均月工资都在4000元左右,再也不用为了明天发愁。

 

 

吉他带给他们的,不只是稳定的收入和安定的生活,更有通过双手获取美好未来的劳动尊严和人格独立。

 

 

2019年,正安县人均GDP29245元。

 

今年3月3日,正安县终于退出贫困县序列,正式实现脱贫。

 

没有一个正安人,会否认吉他产业在其中的丰功伟绩。因为这个“无中生有”的吉他产业,正是正安脱贫历程中的一个发展奇迹。

 

 

 

要是放在以前,你说玩吉他能扶贫,恐怕别人只会嗤之以鼻,怀疑你脑子瓦特了。

 

可是这风马牛不相及的两码事,如今却真真实实地成为了一体。

 

当你走进一家琴行,看中一把心仪的吉他——蝴蝶的翅膀一旦煽动,吹起的飓风就永不停止。

 

 

买琴还需卖琴人,卖琴还看造琴人。造琴的人都从哪儿来呢?1978年改革开放,南方如雨后春笋般涌现了许多吉他厂。

 

 

这些吉他厂培育出一批又一批技术工人,其中就有自1987年起南下打工的正安人。

 

 

30年后,这些正安人响应政府的号召,纷纷返回家乡创业,建立偌大的吉他园区,带动困守大山的人们,摆脱贫穷的命运。

 

 

你看每一把国产吉他,都在以这样的方式和扶贫事业发生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你的琴弦每振动一下,大山里都有余音在回响。

 

即便只是弹琴里最平凡的一个动作,也光辉万丈。

 

我要评论(评论要求5-500字)

全部评论(共0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