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吹不擂,讲述真实的伯克利音乐学院

深度 03-31 11:00   阅读数:1064

资讯 - 文章内容顶部动图

文章转载自公众号:编曲中国

 

提到伯克利音乐学院,大家一定不会陌生。这所音乐学院因为欧阳娜娜进入公众视野,随着王源的入读更引起了一场“把伯克利拉下神坛”的网络浪潮,那么伯克利音乐学院到底是什么来头呢?

 

 

首先,强调一点,伯克利音乐学院和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除了名字相似以外,没有半毛钱关系,但是和另外一所世界名校麻省理工学院却有着深厚的渊源。

 

伯克利音乐学院是美国的现代音乐学院,始建于1945年,创始人正是麻省理工学院教授钢琴和作曲的劳伦伯克教授。

 

其坐落在美国波士顿,与哈佛大学、麻省理工学院比邻而居,隔河相望,从学校步行即可到著名的波士顿交响乐大厅。校区周边治安很好,学生可以全面感受波士顿的音乐和文化。

 

 

置身于伯克利音乐学院,你很难感受到自己正走在一个完整的校园中,因为它的建筑比较分散,且有高有低,鲜有草坪绿植,和周围的MIT和哈佛等顶尖学府形成了鲜明对比,甚至明显缺少美国普通大学应有的各种文化活动、体育赛事及假面舞会,社交联谊会少之又少。

 

也难怪从伯克利音乐学院走出去的校友称,“这里只拥有音乐,这里只适合做音乐。

 

流行音乐界的王者

 

在伯克利音乐学院身上最耀眼的标签当属流行音乐近半个世纪以来,伯克利音乐学院始终走在流行音乐的前沿,主要教授爵士乐、摇滚乐等现代音乐,其最大的特点是把爵士乐、摇滚乐等通俗音乐作为受人尊重的学术性课题来研究,并将全校主要的财力、人力和教育资源放在现代音乐上,这是与茱莉亚(The Juilliard School)、柯蒂斯(The Curtis Institute of Music)等音乐学院最大的不同。

 

 

虽然,伯克利音乐学院在流行音乐方面傲视群雄,但它并非综合类的音乐院校,在其他方面,尤其是传统音乐、古典音乐方面略显弱势。在伯克利,有一个专业是传统作曲(Composition),但在校学生中很少有人学这个专业。对于学生来说,花掉高昂的学费在爵士乐学校学习古典音乐,还不如绕道隔壁的新英格兰音乐学院,或者其他古典音乐学院。

 

因此在音乐圈鄙视链中,伯克利音乐学院处于“下等”地位,被很多人认为是名不配位的“水大学”吐槽大会中臧鸿飞的一番话就是最好的印证。

 

 

但如果流行音乐是你的最爱,那么伯克利音乐学院就是你的世外桃源。在朝着音乐奔跑的路上,每个人都需顶风冒雪,孤独前行。

 

图片为王源留学纪录片截图

 

紧跟音乐发展潮流

 

很少有人知道,伯克利音乐学院是世界第一所教授爵士乐的学校。1945年,麻省理工学院的钢琴和作曲教授劳伦·伯克在麻省理工旁边开设了爵士音乐的课堂,但却只招收到一名学生。

 

因为当时的爵士乐还没登入大雅之堂,大多在俱乐部或小酒馆里演唱,以诙谐逗趣的谈话和唱情歌的方式供人们娱乐。后来,随着爵士乐的变化和发展,伯克利吸引了许多有志于学习现代音乐的学生,学校规模随之发展壮大。

 

 

进入20世纪50年代,摇滚乐在工业文明的浪潮下流行开来,并迅速得到了年轻人的喜爱。顺应时代大潮,伯克利音乐学院便开设了摇滚乐、蓝调以及乡村音乐等课程,深受学生喜爱。据统计,在伯克利音乐学院,摇滚乐手和爵士乐手占了学生人数的大多数。

 

20世纪60年代是通俗音乐大行其道的年代,为了满足音乐爱好者的需求,伯克利音乐学院增添了通俗歌曲写作等课程。

 

 

到了90年代,音乐已经成为年收入数百亿元的产业,伯克利音乐学院又设置了音乐商业企业管理专业,以培养既懂音乐又懂市场行销的现代商业管理人才。

 

此后,随着音乐疗法在美国的兴起,伯克利音乐学院又设立了相应专业,以培养下一世纪也许会流行的全新音乐医疗方法和技术。正是由于这种顺应时代的发展,伯克利音乐学院才享有盛誉。

 

格莱美奖专业户

 

如果说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是一个批量生产诺贝尔奖得主,图灵奖得主,还有奥斯卡金像奖得主的学校。那么伯克利音乐学院就是一个格莱美奖制造工厂,至今已经捧走了280多座格莱美奖杯。

 

单是在16年的第58届格莱美颁奖典礼上,伯克利音乐学院的毕业生就拿下了23个奖项,占奖项总数的20%以上。

 

 

伯克利音乐学院,从来不缺音乐巨星和奇才,比如世界爵士吉他三巨头里的John Scofield和Bill Frisell,以及十大最伟大的摇滚吉他手之一的Steve Vai等。

 

伯克利音乐学院的校友中还有很多我们熟悉的音乐人,比如王力宏,《江南Style》的“鸟叔”朴载相,香港作曲家顾嘉辉,SUPER JUNIOR-M 中刘宪华及《前任3》唱体面的歌手于文文,歌手张杰也曾在伯克利音乐学院短暂进修过。

 

学音乐不一定挨饿,但要刻苦

 

“音乐家不一定非要挨饿。”这是劳伦斯伯克最常说的话之一。一个音乐家可以是生活在艺术虚幻世界的创造者,但是他同样需要生活技能。伯克利不仅教音乐,同时还教学生穿小礼服时不要穿棕色鞋子,在文雅的婚礼上应该用什么样的节奏演奏,如何使自己的收支平衡,以及为什么在特约表演会上和录音制作时要准时到场等。

 

此外,对于那些偶然到来的观光客来说,最令他们吃惊的是学生们的刻苦勤奋。那些寻找地方色彩的旅游者发现,这里几乎没有纹前额的学生,也没有戴鼻环的,奇装异服的青年在这里可能比在哈佛还要少。这里也没有像其他学校一样的周五社交聚会、各种各样的假面舞会,以及吞烟吐雾、吸毒等问题少年。
伯克利的学生,或者是因为太认真,或者是因为太穷(伯克利音乐学院的学费十分昂贵,每年45K美刀),或者两者兼而有之,他们不能白白浪费时光。

 

 

 

 

责编:荣幸

文章转载自公众号:编曲中国

(长按可阅读原文)

我要评论(评论要求5-500字)

全部评论(共0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