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民谣音乐人看中国民谣

文娱 2020-1-19 12:00   阅读数:1905


文章转载自公众号:编曲中国


木质吉他、平淡和弦,褪色时光,构成了所有人心目中民谣的现场图景


但如果要溯源民谣,却没有人能说出个所以然,我们只能从一个又一个沉睡在岁月里的民谣音乐人身上,窥得稍许的民谣灵魂归处。 

 

1.老狼


微信图片_20200114141250.jpg


老狼虽然多年来一直保持并不频繁的发片量,但每张片的品质都受到业界的一致肯定。尽管老狼认为“校园民谣”对于他本身来说,更多时候只是一个标签,但他无疑已经永远地和这个标签联系在一起了。


上世纪90年代中期,《同桌的你》因为一场意外的大学生毕业晚会而瞬间红遍全国。


老狼是没有被时代改变的人,他代表了一个不管在多么喧嚣的时代里,能安静地唱歌的典范。


推荐项:《青春无悔》


2.李志


微信图片_20200114141312.jpg


李志的曲子不华丽、不做作、不重复,他的歌中只有淡淡的调子和偶尔的愤激。拥有的民间世俗幽默和半吊子艺术情怀,三七分成呈现在专辑的原创部分里。


他有市井理想,又不愿放弃艺术的投机,他的歌词散发着盖不住孤芳自赏的酸腐气味。他戏谑而深情,深情而又中庸。他就像中世纪欧洲的吟游诗人,抱着一把木吉他游荡世间,弹唱而出的歌既不清雅也不低俗,只是淡淡地用真情唱出他对这个世界最平凡的爱。


李志有一种低沉的孤独蛰伏在每一个音符里,他唱出了城市里所有的孤独。李志的歌需要一个人听才好,需要失落时听才入味。


推荐项:《梵高先生》


 3.朴树


微信图片_20200114141317.jpg


朴树是都市丛林中的行吟诗人,朴树自己也在歌中写到:我是金子,我要发光的。韩寒说他也是的,他讨厌叠被子。


朴树比韩寒走运,他走进第三重门才中途退场,于是人们只会抖抖眉头,不会大惊小怪,然后折服于他的才华,欣赏他的冷漠。


朴树闪光了,一部分是自己的,其余更多的是我们照亮的。我们人多力量大,他自己的微不足道,甚至什么时候“灭”了也没人知道。


推荐项:《生如夏花》


4.钟立风


微信图片_20200114141320.jpg


钟立风的歌曲都有诗的面貌,相当数量的诗是情诗,这已经成为他歌词写作的一个特色。值得注意的是,在情歌铺天盖地,几乎已经完全没有意义的今天,钟立风依然眷恋着情歌,这些情歌依然有着像禁欲时代的情歌那样的冲击力和迷醉本质,充满了真情、感动和意义。


拿他的情歌与空气中四处飘散的情歌对比一下,可以看得很清楚:那些烂了根的情歌都在试图去除爱情中的具体特质,去掉身体,标榜纯洁,没有问题,只留下抽象的爱。


推荐项:《上海》


5.万晓利


微信图片_20200114141323.jpg


曾经,他总是烟酒不断,常常举杯一饮而尽,说着,“酒嘛!有呢!”。喝醉是过去通常的结局。他是一次次聚会中最忧伤的主角。也曾有那么几年,他总是习惯独来独往,拒绝合作。每一次巡演的舞台上,都是他一个人,一把吉他,一副口琴。他是万晓利.


被人不断赞颂的,除了他的歌,还有他的吉他以及与生俱来的好嗓子。无论是万人沸腾的音乐节,还是幽幽暗暗的小酒馆,清瘦的他,有着无比的能量,总是能将自己的气场,将整个LIVE现场铺满。


推荐项:《狐狸》《达摩流浪者》


6.周云蓬


微信图片_20200114141326.jpg

听说周云蓬,从《看见》开始。虽然他从9岁开始就不能再看见什么,虽然从他什么也看不见开始,有更多人关心他看见的是什么,1999年至2016年间,他写下了很多诗作,集结成册,就有了《午夜起来听寂静》。

他说:“我到处走,写诗唱歌,并非想证明什么,只是我喜欢这种生活,喜欢像水一样奔流激荡。我也不是那种爱向命运挑战的人,并不想挖空心思征服它。我和命运是朋友,君子之交淡如水,我们形影相吊又若即若离,命运的事情我管不了,它干它的,我干我的,不过是相逢一笑泯恩仇罢了。”

推荐项:《沉默如谜的呼吸》《不会说话的爱情》


7.赵雷


微信图片_20200114141329.jpg


少年不知愁滋味,赵雷的歌带着躁动的新鲜,猝不及防闯进我们的世界;真的尝到生活的辛苦,他的歌依然在苦涩的日子里寻找着自由;等我们慢慢走向安定的时候,又在心底怀念曾经的你。


有一段时间,也许会不敢听赵雷的歌,觉得自己背叛了年少的心,不再清澈,成为掉落在烦杂生活的尘埃;再后来,他的音乐谈论着和解的命题,陪伴我们散落在平淡无奇的日子里。


推荐项:《赵小雷》 


8.陈鸿宇


微信图片_20200114141332.jpg


和很多人一样,我也是因为《理想三旬》才开始关注陈鸿宇的。优雅地欣赏他所有的浅吟低唱,唯独听到那句“你渴望的离开,只是无处停摆”时骤然流泪。别人问起我的狼狈,我推脱说:“陈叔的声音像一壶好酒,可以让人假醉后痛快地为了往事落泪。”


想起卡尔维诺说过的,“我以为人生的意义在于四处游荡流亡,其实只是掩饰至今没有找到愿意驻足的地方”。


比起飘零,更让人们害怕的是,飘零作了归宿。


推荐项:《理想三旬》《早春的树》《来信》


结束语:


中国民谣从上世纪90年代的校园民谣开始获得世人的关注。那时候《同桌的你》成为了所有人的青春记忆,算是民谣最鼎盛的时期。

 

最终有些对着现实举起了白旗,回老家娶妻生子丢了吉他,或是转型向主流音乐靠拢,算是在商业化的道路上获得了成功;有些坚持多年也能靠着才华吸引到了一众听者,成为了小众音乐的私藏。

 

漫长时间里始终在流亡的民谣变迁,却始终维持着自己的思想。而且,未来也会是这样,必将是这样。



责编:雨晨

文章转载自公众号:编曲中国

(长按可阅读原文)

我要评论(评论要求5-500字)

全部评论(共0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