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世纪60年代至今,英国指弹吉他的发展综述

深度 2020-1-6 14:00   阅读数:501

微信图片_20191119113810.gif


文章转载自公众号: 古典吉他资讯与赏析


微信图片_20200106114237.jpg

20世纪60年代至今英国指弹吉他发展概述


摘译自《原声吉他》(2020年1月/2月)

作者:史蒂夫·詹姆斯


1984年11月,在英国埃克塞特的一个民谣俱乐部,人们焦急地等待着戴维·格雷汉姆(Davey Graham)的到来。十分钟就要开演了,房间里已挤满了人,但吉他手始终联系不上。这时,一个高大挺拔的身影出现在门口,人们的希望开始消退。只见他一手抡着一把破旧的尼龙弦吉他,琴头是一箤缠在一起的琴弦,另一端则是冒烟的接头。来到舞台上,格雷汉姆开始演奏冗长而漫无目的吉他,中间不时地调弦,同时没有任何介绍。演出非常混乱,还没结束,许多人已经离开。奇怪的是,那天晚上,格雷汉姆和其中的一个组织者呆在一起,一直弹着结构优美的摩尔音乐、拉格舞曲和蓝调音乐,直到天亮。


关于这位吉他手的故事并不鲜见,他有时被称为Davy Graham,直到2008年去世,享年68岁。其中许多故事都是虚构的,但这些故事却增加了这位音乐家的神秘感,他对整整一代英国吉他界带来的影响是惊人而不可估量的,地位堪比马丁·卡蒂(Martin Carthy),伯特·扬希(Bert Jansch)和约翰·伦伯恩(John Renbourn)等。这些音乐家共同创作了一系列作品,为现代吉他家们,从马丁·辛普森(Martin Simpson)到劳拉·马林(Laura Marling)等,树立了典范,同时帮助扩展了钢弦吉他的表现范围。


微信图片_20200106114245.jpg

戴维·格雷汉姆:民谣,蓝调及其他


引人注目的首演


格雷汉姆1965年1月发行专辑《民谣、布鲁斯与其他》,震撼了整个原声吉他界。这张专辑很感性,就像18个月后吉米·亨德里克斯(Jimi Hendrix)的革命性处女作一样轰动。从鲍比·蒂蒙斯(Bobby Timmons)的爵士乐《Moanin’》到令人难以忘怀的带有阿拉伯色彩的《Majuun (A Taste of Tangier)》,再到传统民谣标准如《Black Is the Colour of My True Love’s Hair》,以及李德贝利(Lead Belly)的《Leavin’ Blues》和威利·狄克逊(Willie Dixon)的《My Babe》,格雷汉姆的音乐调色板没有边界。


格雷汉姆是一个犯有强迫症和好奇心的旅行者,他像海绵一样吸收着各种影响;《民谣、布鲁斯与其他》混合了他所听到的一切。在去北非学习乌德琴(oud)的旅行中,为了适应这种古老的阿拉伯乐器,他设计了DADGAD调弦模式,这当然是现在最常见的开放式调弦方法之一。


尽管《民谣、布鲁斯与其他》为格雷汉姆带来了广泛的赞誉,但他早已经在英国原声吉他界崭露头角。他曾与备受尊敬的传统民谣歌手雪莉·柯林斯(Shirley Collins)一起在1964年专辑《民谣根、新路线》中录制过著名歌曲。他的吉布森J-45和柯林斯的英国玫瑰传统歌曲结合在一起,被一些民谣人士视为异端,他们认为音乐应该用变调夹来演奏。但至少可以说,格雷厄姆的传统音乐伴奏方法是开创性的。


与布鲁斯男人科纳(Alexis Korner)在EP 3/4 AD上的合作产生了《Anji》专辑,这是一个不大可能的布伦齐(Big Bill Broonzy)和巴洛克低音线的合并,以及他将永远联系在一起、看似简单的发声曲调。对于那些可以学习的人来说,这将是他们在全国各地预订民谣俱乐部的通行证。在音乐上既神秘又创新,《Anji》令人想起三角洲蓝调的黑暗肌肉,同时也暗示了欧洲巴洛克的规范和现代爵士乐的自由。


把它们都带回家


20世纪50年代的英国音乐界存在于一个灰暗的单色世界中,只有摇滚乐的敲击槌为青少年们带来了救赎。有一段时间,美国民谣也在夹板吉他、洗衣板和茶柜贝司上蹦来蹦去,音乐能力完全不相关。难怪当布伦齐和马迪沃特(Muddy Waters)巡演时,布鲁斯男人们被当作另一个星球的使者大受欢迎。


微信图片_20200106114248.jpg

马汀·卡西(Martin Carthy)


像他这一代大多数人一样,马丁·卡西陷入了蓝调的魔咒之中。如果你幸运的话,你仍然会发现这位受人尊敬的英国老人家在伦敦北部的一家小俱乐部演出,他在那里开始了他的职业生涯。他们是他的教堂,一直都是。这位文静、和蔼的人激励了许多模仿者。迪伦听了卡西的演奏,为他的歌《鲍勃·迪伦的梦》而举起了“富兰克林勋爵”荣誉奖,为《来自北方的女孩》改编了《斯卡布罗集市》,这是迪伦一直欣然承认的义务。保罗·西蒙(Paul Simon)的《斯卡布罗集市》帮助他开创了自己的职业生涯,但卡西的影响力却没有得到承认,这是可以理解的恼人之处。直到2000年,西蒙邀请卡西上台演唱这首歌时,两人之间默默无闻的裂痕才得以弥合。


无论如何,卡西对音乐的品味是极其折衷的。他被在音乐会上遇到的印度锡塔演奏家拉维·尚卡尔而迷住了,而他职业生涯中最关键的一点就是听到挪威渔民山姆·拉纳唱起了《高高的船》,这激发了卡西对英国传统民间音乐的迷恋,他意识到美国民间的很多东西,蓝草、蓝调的根源可以追溯到不列颠群岛,特别是英格兰。


卡西无法在正常的调音中演奏传统的民间乐曲,也无法回避任何演奏班卓琴的想法,他认识到需要想出一些新的东西。他听过戴维·格雷汉姆在达德加德演出,但承认他无法继续下去。他的答案是D A D E A E,从最低的弦乐到最高的弦乐,这一调弦法使他能够演奏“英国曲调,用一种更线性的方式而不是和声来对待吉他,几乎把乐器当作小提琴演奏,忘记和弦。”


微信图片_20200106114250.jpg

马汀·卡西


卡西说,他花了很长时间来适应这种风格,但他现在更喜欢的调弦——C G C D G D D D和C G C D G a,在重音阶的琴弦上演奏,使他能演奏六把琴键。(他的风格,他开玩笑说,是特拉维斯挑选,踏上使其为英国传统音乐工作。)


一切都是值得的。卡西早期的专辑里充斥着谋杀、神话和魔法的故事,用他原创的调子和对传统歌曲如“七个黄色吉普赛人”的意想不到的节奏方法来表演,这些都是真正的创新。


卡西的职业生涯始于吉布森L-00,在一家二手店以7英镑10先令(约合8美元)的价格购买了售后嵌块,但在1963年,他改用了马丁000-18,这是一款他仍在演奏的型号。2003年C.F.Martin&Co.发布了一款Carthy标志性的型号000-18MC,它和他的原版一样,采用了24.9英寸的指板和较厚的琴桥,用于低音弦,以适应他松弛的束腰。吉他还包括一个零烦恼和类型较宽的脖子(1.75英寸螺母)与马丁的长刻度OM。


在20世纪50年代末,卡西是伦敦厄尔宫(Earl's Court)一家咖啡店的常客,也是拜访美国音乐家的磁石。理查德·法里尼亚、保罗·西蒙、乔尼·米切尔、蒂姆·哈丁、劳登·温赖特三世和无数其他人都登上了它的小舞台,正是在1961年的歌舞团,卡蒂向鲍勃·迪伦介绍了他后来将采用的传统英语曲调。像歌舞团这样羽翼未丰的演出场所将见证巴洛克风格的出现,美国指法吉他和英式民乐的独特融合。


远离网格


美国节拍偶像杰克·凯鲁亚克(Jack Kerouac)和艾伦·金斯伯格(Allen Ginsberg)为英国民谣增添了神秘色彩,兰布林(Ramblin)的杰克·埃利奥特(Jack Elliott)等来访音乐家也极具影响力。与埃利奥特有关的歌曲,如“旧金山湾蓝调”和“可卡因”,成为任何一个自尊的民谣歌手曲目的主要组成部分。康沃尔在英格兰西南部,距离伦敦250英里,下一站是美国,离网格尽可能远,成为一个不太可能,但艺术丰富的宿营地,为有抱负的民间音乐家。


  Wizz Jones - Acoustic Routes 


以圣艾夫斯海滨小镇为中心的艺术氛围乌烟瘴气,不可思议的弦乐乐队克莱夫·帕尔默、迈克尔·查普曼、德里克·布里斯通和拉尔夫·麦克泰尔都在那里咬牙坚持,可爱的威兹·琼斯、克罗伊登的布鲁斯吉他手、约翰·伦伯恩的朋友和一个深受鄙视的小比阿特尼克社区成员等,都吸引着当地人。


麦克泰尔会在《伦敦街头》中找到名气和财富,但似乎不太可能,尽管在他的姓氏中有一条线索,但他还是死心塌地试图复制美国蓝调演奏者的选秀节目,比如盲人布莱克、伊丽莎白·科顿和盲人威利·麦克泰尔,中间穿插着一些迪伦和伍迪·古思里的数字。


微信图片_20200106114253.jpg

拉尔夫·麦克特尔的《伦敦街头》


另一方面,迈克尔·查普曼总是特立独行。麦克泰尔给他看了降D调音,还记得他在吉布森乡村西部不停地拨弄琴弦,用结婚戒指当滑棒。查普曼的道具仍然由“一把吉他、一根铅和一包三明治”组成,他热衷于使用通常非传统的调弦,可以说是现场最被低估的吉他手之一。在大气中的“卡多湖”(Caddo Lake)中可以找到他不同寻常的方法,这是一个很好的例子,在那里,他在D A C G C E调音中的Larrivée L-05上大量使用泛音,产生了一部喜怒无常、神秘莫测的史诗。


微信图片_20200106114256.jpg

迈克尔·查普曼-正北


蓝调掌控比赛


与此同时,在700英里外的苏格兰爱丁堡,该俱乐部将Howff称为苏格兰方言中的Howff,意思是一个秘密的地方,流氓可以在这里见面,阴谋很快就获得了令人羡慕的名声。来访的美国人布朗尼·麦基、皮特·西格和妹妹罗塞塔·塔尔佩在那里演奏,年轻的伯特·杨希是其中的常客。但直到1962年,他的吉他演奏远远超过了同时代的苏格兰人,詹希才开始让人感觉到他的存在,搭便车去伦敦演奏。


在周游欧洲之后,杨希于1965年发行了他的同名首张专辑。这张专辑由马丁·卡西出借的马丁000-28演奏,并在伦敦一间公寓的厨房里一卷接一卷的录音带上录制,专辑中包含了将成为杨希经典的内容,赤裸裸的“死亡之针”和“在高速公路上漫步”,旁边是受东方影响的“卡斯巴”,并向戴维·格雷汉姆致意,杨希的“安吉”——注意新的拼写!


微信图片_20200106114258.jpg

伯特·扬希的第一张专辑


多年来,杨希曾一度在音乐中进进出出,他是一个农民,但他在音乐界的影响力是巨大的。齐柏林飞艇乐队吉他手吉米·佩奇(Jimmy Page)将杨希版本的“黑水边”(Black Waterside)改编成了乐队的乐器“黑山边”(Black Mountain Side),杨希是从歌手安妮·布里格斯(Anne Briggs)那里学来的传统曲子。尼尔·杨(Neil Young)将杨希奉为他最喜欢的吉他手。在2011年去世之前,他晚年选择的吉他是雅马哈LL11。


1965年,约翰·伦伯恩录制了自己的处女作《伤痕吉他》(Scarth guitan),这是一种令人怀疑的英国乐队乐器,他会用它来调整动作,方法是在脖子下面插一根棒棒糖。这张专辑受到了各种各样的影响,包括蓝调经典作品《糖果人》和《无母之子》的改编,以及原创乐器。


微信图片_20200106114301.jpg

伯特·扬希和约翰·伦伯恩


1966年,伦伯恩与扬希合作,他们的专辑《伯特和约翰》是两位吉他手的展示。伊丽莎白时代的乐器、几乎是必修的印度拉格舞曲《东风》和一组自编的数字之间的精湛互动令人吃惊,为开创性的英国民间摇滚爵士乐队Pentangle奠定了艺术框架。大约在这段时间,伦伯恩和扬希还遇到了隐居的美国作曲家杰克逊C弗兰克,他们都在职业生涯中演唱过他那首萦绕心头的歌曲《蓝调掌控比赛》。


1968年扬希和伦伯恩及其乐队


中世纪民谣遇到现代爵士


约翰·伦伯恩(John Renbourn)在2015年去世前不久的最后一场演唱会上谦逊地说:“你抓到我已经有一段时间了,所以这将是凯尔特人长期的痛苦。”这是一个典型的男人铺平了英国独奏原声吉他现场。尽管在他的职业生涯中,伦伯恩早期对中世纪英格兰故事的痴迷是显而易见的,但他对加里·戴维斯牧师的拉格泰姆蓝调和默尔·特拉维斯的“炮弹布”、查理·明格斯的“再见猪肉馅饼帽”或凯尔特人的舞蹈曲调都很满意。当然,伦伯恩在改编中世纪鲁特琴和竖琴作品中的乐趣,使他与众不同。听听他1976年专辑《隐士》中的“威洛比勋爵的欢迎归来”和“索尔兹伯里伯爵”,一首中世纪的舞蹈曲子,由威廉·伯德在梅里·英格兰德斯·穆西克·蒂恩、叶·格雷恩·克尼特、约翰·阿洛特爵士的伴奏下演唱;或者是伦伯恩对“富兰克林勋爵”的诠释。


微信图片_20200106114303.jpg

约翰·伦伯恩


在装备方面,伦伯恩切碎和改变了很多乐器,但在他晚年演奏了一把由总部位于纽约的制琴师拉尔夫·鲍恩(Ralph Bown)制作的OM风格的吉他,他把这把吉他比作一架大钢琴。反常的是,伦伯恩会让一个使用舒尔SM57话筒的音响师拿出底端,让他的吉他声音“尽可能便宜和讨厌”。伦伯恩早期使用的是轻量级弦,但后来改为12s,使用的是轻量级弦(.021)G,乒乓球碎片附着强力胶,就像指尖一样!


尼克·德雷克、理查德·汤普森和约翰·马丁都追随伦伯恩的脚步,但不太出名的是尼克·琼斯。琼斯是马丁·卡西的弟子,是一位小调和调音大师。琼斯演奏的一个很好的例子可以在他备受尊敬的专辑《企鹅蛋》中找到。他演奏“Canadee-I-O”这首传统歌曲,鲍勃迪伦也在Bb F-bbf-Bb C调音中提到过。1982年,就在他录制这张专辑的几年后,琼斯在一次交通事故中受了可怕的伤,导致他无法弹吉他,断送了英国民间舞台上最有才华的表演者之一。


微信图片_20200106114305.jpg

尼克·琼斯-企鹅蛋


另一位卡西迷,多产的马丁辛普森,已经发展成为当今英国舞台上最有才华的指弹表演者之一。辛普森的职业生涯始于扮演传统的英国人,但在美国呆了15年,他吸收了大量的美国蓝调元素。其结果是一个引人注目的风格综合体,包括滑奏吉他,爵士,和乡村音乐,使其特立独行。听听他的私人专辑《流浪者节》,看看这一切是如何结合在一起的。


微信图片_20200106114307.jpg

马丁·辛普森-流浪者节


与此同时,随着更年轻的表演者,如山姆·卡特、劳拉·马林和格温尼弗·雷蒙德,凯尔特人来自奥克尼群岛的克丽丝·德雷弗巫师,以及克莱夫·卡罗尔,被许多人认为是英国最优秀的指弹吉他演奏家,音响现场充满了活力和多样性。如果约翰·伦伯恩在上面看的话,他听到克莱夫·卡罗尔的演奏一定会笑的。两人巡演多年,与继承了大师多才多艺和技术精湛的卡罗尔一起,他的精神长存。


朱利安·派珀于2019年9月去世,享年72岁,是“垃圾场天使”乐队的蓝调吉他手,音乐记者,《来自河口的蓝调:巴吞鲁日的节奏》(鹈鹕图书)一书的作者。


微信图片_20200106114310.jpg

朱利安·派珀


纪念


在我们最后一次一起散步时,在英格兰西南部的克莱斯特河口,我与音乐家兼作家朱利安·派珀(Julian Piper)的生动对话,受到了英国吉他手对当代指法演奏的相当大影响。我们一致认为这将是一个好故事,我建议他把这个想法推销给原声吉他。当这篇文章准备出版时,朱利安的妻子凯西与我联系,告诉我他在一次自行车事故中受伤身亡的悲惨消息。


和许多战后的后代一样,少年朱利安也深受吉他热和蓝调疾病的困扰,在他生命的尽头,他从未远离过那台演奏平流层的吉布森J-45。同时,他对根音乐有着学术上的理解,这使他能够对根音乐的表演和历史进行知识性的写作,以及一种直觉的感觉,使他能够与原始力量如沼泽摇滚乐懒汉莱斯特、塔比托马斯或芝加哥竖琴巫师凯莉贝尔一起演奏。他对音乐的热爱在儿子萨姆和女儿露西身上延续了下来,他们都是既有成就又有创造力的演奏家。


朱利安的出生地和一生的家乡,是托普萨姆,一个在德文郡有着悠久历史的小镇,他的“大本营”是布里奇旅馆,这家有着数百年历史的酒吧的木质暖气功能室,是朱利安组织的一系列长期音乐会的场地。各种各样的原声音乐风格反映了主人的折衷口味,而引子往往是他干涩、尖刻幽默的载体。


我会记得我的朋友在德旺海边漫步,在桥上喝一品脱的水獭,或者坐在茶馆里喝茶,经过J-45吉他的场景。这些回忆会让我伤心,因为他走了;也会让我高兴,因为他在这里的时候我认识他。


Julian Piper- Falling Down Blues



责编:子秋

文章转载自公众号: 古典吉他资讯与赏析

(长按可阅读原文)

我要评论(评论要求5-500字)

全部评论(共0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