继续探寻吉他与艺术的边界:原声泰斗Ervin Somogyi聊艺术与手工

深度 01-06 13:00   阅读数:1001

微信图片_20191119113810.gif


文章转载自公众号:AcousticSoul原声之魂

作者:AcousticSoul的艾利克斯儿


在今天的下半段中,Ervin Somogyi从自身出发,对于艺术与手工艺进行了更为深入的讨论。那么艺术对于他来说、或者说对于制琴来说,究竟意味着什么?


来,

我们继续。


注:原文为Ervin Somogyi的公开著作《Is It Art, or Craft? 》。


微信图片_20200106111425.jpg

(工作中的Ervin)


我对艺术的看法


有关艺术的许多讨论通常都会让人摸不着头脑,因为这是一个用词并不真正有用的领域。我想说的是,如果您问一个艺术家在这方面(艺术)或他的工作中想要做什么,他很有可能会感觉被侮辱,并很难向您解释。必须承认,一定要使用言语(来解释艺术)是对基本沟通失败的一种承认。


微信图片_20200106111432.jpg

(Somogyi制作的吉他)


我不认为“艺术”是某些“艺术家”在他所创作的东西中投入的东西,艺术家让他的作品更具吸引力的能力与他本人的才华成正比。就我自己而言,艺术更多是通过我传播某种东西的渠道,但我认为我“拥有”艺术,就像我是“发明”它一样,并不是真正的(属于)我的东西。(Alex评:这地方有点深奥,需要细想。)有趣的是,“发明”一词来自拉丁语in(在,在,或在其上) venire(来了,就像Julius Caesar凯撒大帝的veni,vidi,vici一样,意思是“我来了,我看到了,我征服了”);换句话说,就是“来吧”。


它并不表示发现或创建任何东西,更多的意思像是发现。


微信图片_20200106111434.jpg

(Somogyi的木刻作品)


就我自己而言,我认为“艺术”与“手工艺”之间没有任何有意义的区别。


我认为,蒙娜丽莎(MonaLisa)在商业历史之外,就曾经是一个伟大的手工艺品。任何形式的出色艺术作品,都具有特殊的个人意义,实际上无法用磅,颜色,美元,度或英寸等任何计量单位来度量。再有就如《艺术与大写的F(Art With A Capital F)》其中所言,无论人们使用什么标准,(艺术)它都无法衡量。但是我可以告诉你,好的手工艺品会给我一种特定而主观的内啡肽冲动(Alex:我想歪了……)。


微信图片_20200106111436.jpg


我的艺术,形而上学


我以(制作)吉他为生。


我与木材一起工作,并且热爱木材。我不知道那是怎么回事,我没有接受艺术训练,但我花了很多时间在自己成长的时候进行雕刻,模具制做,敲敲打打和粘合,经常使用木材——这种丰富,可塑且可用的工具及材料。但是对我来说,我目前的工作中还包含一个“形而上学”的组成部分:我认为带给我工作的形而上学(Metaphysics)主要是由于我一生中经历的重大损失和错位。除了这里简单提及之外,我将不再赘述,因为进一步的评论超出了本文的讨论范围。


微信图片_20200106111438.jpg

(Somogyi的木刻作品)


但是,也许由于这些损失和错位,我可以将工作木材视为拓荒的过程或者说是一种圣礼。对我来说,这是过去的东西与未来的东西的结合体,这也是象征性地将死物复活的行为。我不认为您需要经历创伤性的生活经历,才能看到木材的真实含义。不过,除了生命形式(骨骼剩余部分)外,别无他物可以吸收,养分,生长,适应其条件,参与季节的循环,吸收阳光并将二氧化碳转化为氧气,产生种子,汁液和水果,并通过提供食物和遮蔽物与其他生命形式相互作用,或者像植物一样在土壤扎根、繁殖,和土壤在一起正常的生存,然后死去。实际上,许多生命很可能是被杀死的,就像为了满足我们自身的需要而杀死各地的动植物一样。我曾经制作过的每块云杉或雪松木都已经有125到400年的历史了(有兴趣你可以看看自己的吉他面板上的木材年轮),而这正是我通常使用的8到10英寸宽的木材薄片:古老的云杉和雪松的直径通常为6英尺!(Alex:1英尺等于12英寸)。


微信图片_20200106111440.jpg

(Somogyi的木刻作品)


当哲学家巴鲁克·本尼迪克特·斯宾诺莎(荷兰唯物主义哲学家)戴着玻璃镜片工作时;当威廉·莎士比亚和沃尔夫冈·阿玛迪斯·莫扎特表达自己的创造力时;弗朗西斯科·皮萨罗征服了秘鲁时;当安东万列文虎克制作了第一台显微镜使人类对微生物的生活有了初次认识时;或许也是我们的曾曾曾曾曾曾曾曾祖父和外祖母求爱时(Alex:Somogyi用了8个great,我也很难啊!),那棵树就已经活着了,和这样的木材一起工作的经历是非同寻常的,而且几乎可以肯定,这棵树的经历的时间涵盖了我自己的一生。这时候我突然想起了一句谚语“一叶障目,不见泰山”。


我觉得通过这种独特的材料一起工作,我可以比有一份常规的普通工作更大,更深入,更亲密的方式去参与生活。


微信图片_20200106111442.jpg

(Somogyi的木刻作品)


但是,现实并不是那么简单和线性的。


我已经观察到,不管人们以什么为生,或者哪怕目前做的事有多么非同寻常或令人着迷, 只要一过20年,或许就会认为其他事情才更加有趣。就我而言,制作吉他的激情在我从业二十年左右的时间的时候,碰壁了。于是我开始接受做一些新鲜的事情。正是在这一点上,我对具有艺术性的木制品感兴趣,完全和制作吉他无关。结果呢?做出来一堆木雕和镶嵌物,其灵感来自传统吉他和鲁特琴制作的技术,传统和材料。就艺术品的区分而言,这些作品缺乏成为吉他的实际用处,而更像是更真正的“艺术品”,或者至少是真正“酷的装饰品”。对我而言,这种区别并不重要:无论是单独生产还是组合生产吉他和木雕、嵌体,我都感到很兴奋。大家可以在我的网站上看到我的艺术作品的一部分。(Alex:后文我有放一些作品图片。)


最后,作为成年人,我们每个人都将自己的早期生活经历带入我们的内心,直到我们死亡。当然,这种内化很自然地使我了解了世界。因此,就“ Ervin as a artist”这个计划而言,我相信我制做的艺术作品(无论是吉他形式还是壁挂式作品的形式),都是为了我所认知的世界在贡献“美”的体验。


微信图片_20200106111444.jpg

(第一次看的时候我惊呆了)


艺术-美学:情人眼里出西施?


最后,说点和我们讨论的事情没有任何重大关系的东西,当然这两者之间存在着长期的学术争论:关于美,是否存在于欣赏者的主观感受?完全值得的那些书呆子和辩论家们好好的辩论一番 。在我看来,这种非黑即白的问题如同“您是否已经停止殴打妻子了?”(Alex:他老人家举得都是什么例......是真的皮……)它不允许回答超出其自身类别的答案,无非就是“是”和“不是”。艺术和手工艺,如果要与众不同,实际上是对象与观察者之间的一种伙伴关系,这是我在罗伯特·皮尔西格(Robert Pirsig)的著作《禅与摩托车维护艺术》中首次提出的概念,我向您强烈推荐。此外,对于有兴趣进一步了解人类艺术创作过程来龙去脉的人,我还推荐英国精神病学家安东尼·斯托尔(Anthony Storr)撰写的一本完全通俗易懂的书:《创造的动力学》。


最后,我再附送大家一些Somogyi本人的艺术作品:


微信图片_20200106111445.jpg


微信图片_20200106111447.jpg


微信图片_20200106111449.jpg


微信图片_20200106111451.jpg


微信图片_20200106111454.jpg



责编:雨晨

文章转载自公众号:AcousticSoul原声之魂

(长按可阅读原文)

我要评论(评论要求5-500字)

全部评论(共0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