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大唱片酣战进行时

深度 5 天前   阅读数:102

微信图片_20191104104248.gif


(文章转载自公众号:音乐先声 作者:Sybil )


据美国唱片业协会(RIAA)数据显示,2018年美国录制音乐市场收入增长了12%,达到98亿美元,其中流媒体音乐收入增长了30%,达到74亿美元,在总收入中占比约75.5%。


同时数据也显示,在流媒体收入中 ,付费订阅收入增长高达32%,达到54亿美元;广告支持的流媒体服务(包括YouTube,Vevo和免费版Spotify)的收入增长了15%,达到7.6亿美元,仅为前者的七分之一体量。


RIAA也表示,在2018年,平均付费订阅数量(不包括限制服务)增长了42%,这是有史以来第一次超过5000万。平均而言,每月新增订阅量超过一百万。无论是付费体量和用户规模,可以看到,音乐付费已经成为美国流媒体市场的主流趋势。


微信图片_20191107131400.jpg

受益于流媒体付费的强势驱动,身处其中的版权方也获利颇丰。前段时间,三大主流唱片公司(环球音乐、索尼音乐、华纳音乐)相继对外公布了2018年最后一个季度的财报(分别对应环球音乐2018年Q4、索尼音乐2018年Q3和华纳音乐2019年Q1),这也是本文的重要背景。


通过分析,我们会看到,流媒体是如何改变着唱片业的竞争格局,又如何影响着整个上游内容的走向。



 全年创收超131亿美元,环球成大赢家


根据MBW报道,整个2018年,环球音乐、索尼音乐、华纳音乐等世界三大唱片公司唱片相关营收超过131.4亿美元,同比增加10.4亿美元。


其中,环球音乐数据表现十分抢眼,以57.31亿美元稳居行业第一。数据显示,环球公司的流媒体收入在2018年增长39%,首次突破30亿美元,比上一年增加8.64亿美元,相当于每天额外增加240万美元。


微信图片_20191107131419.jpg

索尼音乐在2018年的录制音乐相关收入约39.15亿美元,居行业第二。受过去一年实体销售额的急剧下滑(同比减少2.61亿美元)影响,其录制音乐总收入增长幅度较小,增长1.7%至39.2亿美元。其中,索尼音乐流媒体收入增长22.3%(3.68亿美元),获得了超过20亿美元的收入。


华纳录制上年录制音乐相关收入增长月11.8%,达到35亿美元,排第三。这一数字得益于第四季度对衍生品开发公司EMP的收购,为华纳带来了约7600万美元的收入。当然,华纳也是去年的第二大流媒体赢家,同比增收3.96亿美元(增幅27.6%),流媒体营收约为18.3亿美元。


微信图片_20191107131422.jpg

而对比三大唱片公司的财报,其突出表现为流媒体订阅服务强势拉动营收增长,实体唱片销售、数字下载营收下降。从流媒体收入与三大唱片录制音乐收入的占比来看,流媒体收入高达69.27亿美元,占比52.7%,首次超过一半份额。


微信图片_20191107131426.jpg

毫无疑问,流媒体音乐的时代,真的来临了。



 三大唱片酣战进行时


如我们所见,流媒体的强劲表现为包括环球音乐在内的三大主流唱片公司带来可观利润的同时,也继续将行业从传统唱片业时代推向流媒体时代。


过去半年,环球音乐母公司维旺迪集团计划出售环球音乐至多一半股权的消息震动了整个音乐行业。今年2月,集团财报一出,摩根大通立马将环球音乐的估值升至500亿美元。当前,中国互联网巨头腾讯以及全球投资集团KKR均考虑以200亿欧元 (折合227.7亿美元)竞标环球音乐,全球音乐行业局势将变。


而很明显,环球音乐这一年来的高速增长离不开旗下艺人的反哺。据IFPI数据显示,2018年全球最畅销艺人前十中,Drake、Ed Sheeran、Post Malone、Eminem、Queen、Imagine Dragons、Arina Grande、Lady Gaga等均为环球音乐旗下艺人。


微信图片_20191107131431.jpg



再加上Taylor Swift也在此前合约期满后,也宣布签约环球音乐旗下唱片公司Republic Records,再将一员大将收入麾下的环球音乐,似乎不难维持其领先地位。


在内容及渠道方面,环球音乐也系列布局。比如,环球音乐与电竞组织ESL联合推出厂牌,入股肯尼亚唱片公司Ai Records;旗下衍生品开发部门Bravado收购其位于洛杉矶的竞争对手Epic Rights,旗下拉美娱乐公司UMLE与媒体NGL Collective达成合作,为艺人寻找更多品牌合作机会。


此外,母公司维旺迪集团也收购了荷兰票务及技术公司Paylogic。而在今年,环球音乐又收购了音乐版税统计公司INgrooves Music Group。由此可见,其产业布局已经覆盖了内容、版权、周边衍生、媒体、票务各个方面。


微信图片_20191107131434.png

 

2018年,华纳音乐一共发起了三笔收购。除EMP Merchandising外,华纳音乐还收购了视频流媒体服务商Uproxx、流媒体大数据公司Sodatone,还与澳大利亚网红经纪机构Born Bred Talent合作开发视频分发网络JV,高调进军流媒体领域。从流媒体数据科技到平台再到音乐周边销售,华纳音乐布局产业上下游的战略意图十分明显。


微信图片_20191107131438.png 

另外,华纳还宣布推出数字音乐发行平台Level Music,成立风投基金WMG Boost,参投数字健身品牌AAPTIV,助力音乐初创企业的孵化。


可以说,这家老牌唱片公司已经不再“传统”,虽然营收居于末位,但华纳也想借流媒体布局优势,加速赶超环球和索尼。


微信图片_20191107131441.png 


而在另一边,继与腾讯音乐娱乐集团合作成立国际电音厂牌Liquid State后,索尼音乐还收购了歌剧、芭蕾舞及古典音乐制作推广机构Raymond Gubbay Ltd。据了解,Raymond Gubbay Ltd位于伦敦,由经理人Raymond Gubbay创办于1966年。


此外,在2018年底,索尼音乐以23亿美元入股跨国音乐版权管理机构EMI Music Publishing的交易达成,从投资公司Mubadala购得的60%股份再加上原持有的30%,索尼音乐当前持有EMI Music Publishing 90%左右的股份,进而一跃成为全球最大的词曲版权商。

微信图片_20191107131445.jpg

据了解,EMI Music Publishing对超过130万首歌曲的词曲版权进行管理,涉及艺人包括Queen、The Police、Carole King,以及当代流行艺人Kanye West、Alicia Keys、Drake、Sia、P!nk、Pharrell Williams、Calvin Harris等。



微信图片_20191107131448.jpg

 

可以看到,尽管三大主体仍然是音乐版权,但也在不断地向周边产业拓展,甚至越来越“互联网化”,从单一的内容生产、艺人经纪转变成以内容版权为主的传媒集团。



 结语


对于三大唱片公司来说,2018年是不平凡的一年。我们看到,每一家都在尽可能地扩张自己的版图,这场“你追我赶”的竞争仍在2019年继续上演。


互联网时代,随着Spotify、TME的接连上市,不少科技企业开始涉足音乐领域,传统唱片业的游戏规则也变得更加互联网化。资本青睐科技创新,三大也不外如是。


华纳音乐的新动作或将帮助这家老牌唱片巨头向流媒体、版权管理创新方向转型,更好地与环球音乐竞争;索尼音乐斥巨资入股EMI Music Publishing,恐怕也是看上了版权在音乐行业的巨额利益;而在此时,环球音乐一半股份花落谁家也即将最终确定。


未来的产业格局将如何变化,着实令人期待。


文章转载自公众号:音乐先声 (长按可以阅读原文哦)

我要评论(评论要求5-500字)

全部评论(共0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