迪斯科舞厅已经死了吗?

深度 6 天前   阅读数:176

微信图片_20191104104248.gif


(文章转载自公众号:电子音乐资讯 作者:电子音乐资讯)


记得关于我们曾经撰写过的“真正的蹦迪早就已经死了”以及其它一系列与Disco音乐、真正的蹦迪(Disco Dancing)、被曲解的锐舞,甚至是迪斯科舞厅相关的话题,虽已与当下的新文章之间恍如隔世,但至今都有较高的传播度,且阅读量未因时间停止增长。



微信图片_20191106110117.jpg

图片来自Instagram




那么今天,我们再来聊一个严肃的历史问题,因为“蹦迪”一词的爆红,这个词汇变得不那么远古,也有幸避免了被人认为土味浓浓、太过时的嫌弃。即使出现了对迪斯科舞厅表示嫌弃的人,指不定就是那批平时在夜店里喝酒、跳舞并将“蹦迪”一词误用严重的常客。


微信图片_20191106110129.jpg

图片来自微信朋友圈




迪斯科舞厅翻译自英文词汇Discotheque,而迪斯科翻译自英文词汇Disco,两者相关但不相同。迪斯科舞厅的历史可以追溯到1959年,也就是说迪斯科舞厅的出现时间要比迪斯科音乐早很多。众所周知,Disco Music在60年代后期才真正问世。


微信图片_20191106110146.jpg

图片来自G**gle Images




1959年,德国一家名为Scotch-Club的夜店开始推崇Discotheque的说法,DJ开始在夜店中被雇用,那时候Jazz音乐和Swing音乐还是舞池中的主流。且在同等时期,德国就出现了UndergroundDiscotheque的说法,即地下迪斯科舞厅,早过Underground Club。


微信图片_20191106110248.jpg

图片来自G**gle Images




值得一提的是,早期的夜店和酒吧以及俱乐部不一定全部都是迪斯科舞厅,也不一定会雇用DJ,自动点唱机和现场乐队还是很受欢迎的音乐输出渠道。虽然自动点唱机被时间逐步淘汰,但在如今的Bar和Livehouse中,驻场乐队依然是一种收入可观的、常见的角色。


微信图片_20191106110252.jpg

图片来自G**gle Images




在上世纪50年代和60年代初期,欧洲的一些夜店开始在店内悬挂彩色灯具,迪斯科球(Disco Ball)也正因这样的需求而普及化。有比较老旧的文献指出,迪斯科球的最早出现时间在上世纪20年代,这样的时间线关系有可能再次颠覆人们对Disco历史的顺序认知。


微信图片_20191106110256.jpg

图片来自G**gle Images




在70年代和80年代的中国,迪斯科舞厅正式在这里出现,这些舞厅在当时更适合被形容为时髦的社交宝地。迪斯科球和其它五彩缤纷的灯具,洋气的DJ播放着洋气的跳舞音乐,宽广的、随灯具而动态化的迪斯科专属舞池,再加上一群穿着于当时十分华丽的年轻人们。


微信图片_20191106110300.jpg

图片来自G**gle Images



如果观赏过一些讲述老中国故事的电视剧或者电影,你会知道即使是在70年代和80年代或者是90年代,参与迪斯科舞厅行为的人们也总是备受争议。他们很可能被误以为是生活糜乱的群体,人们会在那儿认识新的舞伴或者与他们心仪的异性约会,也有人对其排斥。


微信图片_20191106110303.jpg

图片来自G**gle Images




所以读者们若有闲暇时间,不妨与自己的父母一辈或者爷爷奶奶一辈畅聊过去几十年内的迪斯科舞厅生活。他们可能会有自己在迪斯科舞厅中的特殊经历,虽然如今的夜店和酒吧的场景布置和人群肖像大有不同,但仔细一想,这样的社交调性又何不是大同小异呢?


微信图片_20191106110319.jpg

图片来自G**gle Images




可随着夜店(Nightclub)现代化形式愈演愈烈,不仅很多打着俱乐部(Club)招牌的酒吧(Bar)逐渐成为过去式被Ravers和酒客淘汰,迪士科舞厅更是在我们的生活中不见了踪影。笔者不才,依稀记得小时候读书时路过的几家迪斯科舞厅,从未踏入,却已淹没在记忆中。


微信图片_20191106110336.jpg

图片来自G**gle Images




陈旧的招牌,于晚间开放的时间段,步少的礼仪模特或者迎宾,彷佛大字报般的“未成年人禁止进入”的告示,让很多出生在90年代初期的伙计们望而却步却又浮想联翩。而对于生在90年代后期或者21世纪的孩子们而言,更是很少机会目睹那些真正的迪士科舞厅。


微信图片_20191106110343.jpg

图片来自G**gle Images




现在已经是2019年了,一线城市和二线城市已经很难寻觅迪士科舞厅的踪迹了,所以笔者用《迪士科舞厅已经死了吗?》作为标题,看似文中内容没有直接论述此事,但却婉转地始终贯穿着本文。当你明白它是什么的时候,你更容易意识到这成为了一种过去式。


微信图片_20191106110347.jpg

图片来自G**gle Images




而在当时的迪斯科舞厅中,顾客们的确是为了蹦迪而入场,吧台会有,顾客也会喝点小酒,但比起跳舞,喝酒绝不会是最主要的目的。再比较锐舞(Rave)而言,真正意义上的蹦迪的历史其实会更加久远,所以某种程度上,迪士科舞厅才是当代Rave的“前身”。


微信图片_20191106110351.jpg

图片来自G**gle Images




幸运的是,迪斯科舞厅这种“古老”的模式依然在许多三线城市和四线城市甚至乡镇村中被保留了下来,如果你到三线城市或四线城市旅游,在地图中搜索“迪斯科”、“迪士科”、“的士高”,说不定还有机会穿越回80年代的传统老景象,体验一回真复古。


微信图片_20191106110355.jpg

图片来自G**gle Images




或许也正是因为时代和经济体系的不断发展,越是富裕的地区越不允许迪斯科舞厅继续生存,迪斯科舞厅的探索早晚会变成老乐迷们的“考古”或“猎奇”工作。但千万不要指望在比较偏僻或经济一般的地区找到优质的迪斯科舞厅,它们多数是粗糙且并不高端的。


微信图片_20191106110359.jpg

图片来自G**gle Images




再加上中国的跳舞音乐发展势头从一开始就已经走偏,早期的很多中国迪斯科舞厅播放的音乐是C-Pop和更多流行音乐而不真的是Disco Music。现存于三四线城市和乡镇村的迪斯科舞厅多数在播放十几年前被误称为“DJ舞曲”的串烧,以中文Bootleg的Eurodance/Italo Dance/Hands Up为主,质量低于黄金期水准。


微信图片_20191106110403.jpg

图片来自G**gle Images




尽管中国迎来了舞池复兴运动,越来越多夜店在意舞池、撤离散台、淘汰虚伪的T台木板,一改只由卡座、散台集成的酒吧式俱乐部,但迪斯科舞厅并没有在国内复兴的迹象,于欧洲和美洲国家也已经不再被多少人提起。但我们的邻国——韩国,却在今年发起了迪斯科舞厅复兴。


微信图片_20191106110407.jpg

图片来自G**gle Images




根据多国新闻媒体报道,随着韩国人口老龄化,一批又一批人老心不老的的老年人们捡回了他们年轻时的乐趣,老年迪斯科舞厅重新成为主流。首尔等多地在今年出现了许多传统的迪斯科舞厅,它们的场地、地面、迪斯科球和迪斯科灯具等一切布置都是原生态的。


微信图片_20191106110415.jpg

图片来自G**gle Images




韩国老年人对迪斯科舞厅复兴一致好评,这样的景象与中国的广场舞很相似,就算舞种不同,迪斯科舞厅的社交意义如同灵魂般犹存。


微信图片_20191106110424.jpg

图片来自G**gle Images




且这些人老心不老的顾客们在迪斯科舞厅内真的跳着迪斯科舞蹈,进行着真正的蹦迪行为,说来也让很多将“蹦迪”当作口头禅但行为与Disco Dancing无关的年轻人们羡慕。可能是考虑到生活习惯等原因,在韩国复兴的迪斯科舞厅多数只在日间开放。


微信图片_20191106110501.jpg

图片来自G**gle Images




迪斯科舞厅在韩国的复兴保留了当年迪斯科舞厅的收费标准——没有过高的卡座消费线,你只需要支付6元人民币的门票即可入场。仔细想想,早在上世纪90年代,中国的很多迪斯科舞厅的门票要价就已经达到了8元人民币,不过这是另一个话题了——经济。


微信图片_20191106110539.jpg

图片来自G**gle Images



这个世界上的许多文化和现象建立在循环的条件中,它们可能被某些其它新鲜的事物取代,然后逐渐被他人遗忘或者不再造访,但也可能在某种特殊的时期迎来返潮。迪斯科舞厅虽然已经死了,但它具有复活的潜力,或是在它们留下的循环和平衡中,影响着其它所有事。


微信图片_20191106110539.jpg

图片来自G**gle Images



————————————————————————

图片来自网络 图片版权属于原主
文章版权归《电子音乐资讯》品牌方所有


文章转载自公众号:电子音乐资讯 (长按可以阅读原文哦)

我要评论(评论要求5-500字)

全部评论(共0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