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为《无题》,陈亮其实还有很多话要讲

人物 2019-10-21 10:40   阅读数:270

微信图片_20191021103002.gif


微信图片_20191021103052.jpg


微信图片_20191021103055.jpg


陈亮,曾是一个电吉他爱好者,如今跳脱成为指弹演奏家。国内很多人因为《无题》认识了陈亮,而其实早在此之前,他就完成了一场音乐艺术的移植试验,对他来说《无题》深刻,但也只是一个片刻。


当生活的困顿与执拗的坚持激烈的碰撞,《无题》被创作了出来。面对这首满是感慨的曲子,陈亮却给它取名《无题》。


十年过去了,我们想听听无题的“题外之音”,也想听听陈亮的片刻之外真正的高光时刻。



微信图片_20191021103103.jpg

想玩一把青葱岁月里

直愣愣的闯了进去


采访陈亮在活动间歇进行。14点粉丝见面会,15点展馆表演。采访间隙,还有指弹爱好者来请教合影,当前陈亮还在准备他的第三张专辑。


此刻的陈亮忙碌却又精力充沛地站在聚光灯下。


10年过去了,一系列的标签加之于他:中国指弹演奏家,全网火爆的《无题》创作者,各大指弹教学平台的老师,比赛评委,吉他品牌代言人……


微信图片_20191021103105.jpg

湖北十堰站magic演出


而陈亮和吉他的缘分,却始于一根烧火棍,也曾几度擦身而过。


少年陈亮和那个年代的大多人一样,在无聊冗长的暑假疯玩,肆意生长,又对一切新鲜玩意儿充满好奇。


初中时期发小收到的一把几十块的吉他,觉得新鲜就一根一根地拨动琴弦,玩腻了就丢那,然后跑去书店看武侠小说了。


阴差阳错的是书店老板的儿子正好会弹两手,让陈亮第一次看到有人弹响六根弦。陈亮再次被吉他勾了过去。“请他给我们调音,调好了都不敢装进琴包里,只敢捧着拿回家,怕一放进琴包里音就不准了。”等玩够了又放那了。


微信图片_20191021103109.jpg

《天音音乐之旅》巡演


少年时期的喜好最为直接,好玩就拾起,无趣就丢掉。但又对所有事物有着最开放最不设防的接受度。


与在现在很多家长想火速培养孩子的兴趣不同,少年陈亮和吉他“磨”了很久。


一直到2000年,吉他才从一个新鲜玩意变成爱好。15岁的陈亮在长春的大琴行一下被电吉他击中,毅然报名去学琴,在那个年代每次上课花费150块,去琴行需一个小时火车,再转十几站的公交车。


很苦,同时也很奢侈和珍贵。15岁的陈亮暗暗想“在我们那个小地方做到最好!”


现在的社会总不断推销着各种各样的选择,却让人一步步失去选择的能力和专注的力气。


而这个懵懂的少年,却在没什么可选择的年代,对唯一的选择无比珍惜,并无人察觉地开启了人生的solo。


微信图片_20191021103112.jpg

IFSGF 国际指弹音乐节10周年现场


'现在想想好多事都是这么不经意发生的,我也没有刻意说怎么样,或者这辈子就一定要靠弹琴生活,一直到大学毕业组乐队分分合合的,我也没想过以此为生,能拿着吉他走向哪里呢?根本没想过.'



微信图片_20191021103126.jpg

乐队成员各奔东西后独自坚持

孤立却不无援


大学毕业,玩了四年,但是还是想继续跟它较劲儿


而在大学毕业之前,陈亮和指弹还扯不上一点关系,他的青春还在主音吉他手这个角色里肆意的挥洒。


微信图片_20191021103129.jpg

越南指弹音乐节现场


'去上大学的时候就背着电吉他,想找几个人一块玩。却发现没人玩这个东西,就把吉他卖了,买了双球鞋。'


直到一个同校的同学喊陈亮去宿舍玩,吉他之神第二次向他伸出了手。


卖掉吉他的陈亮,并没有对吉他死心,他在网上发帖寻找爱弹吉他的人,和一个同学约在设备齐全的宿舍里。


这位同学带着“阴谋“而来,看到陈亮弹得还不错,立即喊来同学,“撺掇着”组了乐队。后来吉他社的社长被拉来做主唱,这支靠一腔热情组成的乐队就正式成立了。


微信图片_20191021103133.jpg

2018年magic不忘初心巡演


大学就像广阔的草原,让每个浑身是劲儿的“野马”可以肆意奔驰。


随着乐队的名声日渐鼎盛,学校还专门给一个排练室,那时候的生活很有奔头,快乐的感觉从下午就开始发酵,就盼着放学组齐队员去排练。


热情一路持续到大四毕业,人被置身在要应付糊口的生活的境地中。乐队在这时解散了。


爱好这件事被体面风光的正经工作冲得很淡,陈亮和所有的毕业生一样让这个爱好单纯的归到了爱好,过起了每月1500块网络公司的监制的如履薄冰的生活。


微信图片_20191021103135.jpg

天音音乐之旅陕西6站


何去何从?


或许是每个心里有所打算的人都要经历的撕扯,是即便籍籍无名依旧遵从自我?还是做个他人眼中的好青年,向现实缴械投降?


那些我们看到的优秀的作品背后的创作者,总跟着很多的赞美和附和,但恐怕没人能对那些艰难抉择和独自坚持的涅槃感同身受。


谁也不能左右别人,却可以决定自己。“这有什么劲儿?”工作后的陈亮常常这样反复问自己。把热爱的事情再放回到爱好的位置上,太难了!


几个月后陈亮就辞了工作,一个人一边在琴行教学,一边录制网上视频,同时花大量时间练琴弹琴。


微信图片_20191021103140.jpg

2017不忘初心全国巡演江西站


脱离社会正常轨道,收入陷入了不稳定的僵局,但也许连他自己都没有料到的是,正是这种苦环境的磨练,使《无题》在一年后诞生了。


不论是玩乐队还是弹指弹,吉他这个爱好就像是他人生的注脚,一直跟随着他,暗暗的带着他看到更广阔的世界。


2008年10月份,日本指弹演奏家田中彬博的一个演出给陈亮带来不小的震撼。“一个人竟然可以玩出一个乐队的效果!”经过两个月的了解和对日本指弹演奏家的研究,12月份的时候,陈亮就决定在指弹吉他这里弯道超车。


人的生活轨迹的改变、命运中的偶然和必然有时候像是被预埋好了。每一种爱好都有千万个跟随者,但命运的聚光灯却常常稍纵即逝。


微信图片_20191021103142.jpg

签售现场


'我遇到好几批高中、大学时期、毕业之后好些玩吉他的人,就看着他们弹琴的热情被消磨,慢慢就放弃了,我挺幸运的,没有苦到想放弃。”



微信图片_20191021103145.jpg

弹琴11年后,拜师冈崎伦典

放下,再出发


做对了选择之后,接下来的事情就顺利多了。


2009年初陈亮开始做网络指弹教学视频,同年在北京风华艺术学校做木吉他敲击视频教学;


2010年参加国际指弹大赛获得第6名;


2011年出版了国内第一本指弹教科书、成为指弹高级班讲师,参与《永无指境》的录制,同年成为德国Lakewood手工琴中国地区形象代言人;


2012年4月被评为大连市吉他优秀教师并在大连海之星杯吉他大赛担当吉他大赛评委……

 

放下什么,留下什么,都会在生活那里得到回应,他用行动给“艺术就要有天赋才能有所成就”加点冷幽默。


微信图片_20191021103149.jpg


而就在陈亮做指弹视频的2009年,是他最苦的一年


没有稳定的工作,收入仅靠线上教学视频和线下代课,不稳定的收入使陈亮有时一天只吃两顿饭,租的房间里就俩大件儿——床和电脑。


而人这种高级动物也总会给自己找最简单轻松的生存方式。陈亮同时对抗着人的惰性和生活的困顿。


“痛苦未必是财富,但是对痛苦的思考绝对是。”外界不稳定的收入、困顿的环境在不停的敲打的时候,陈亮以柔克刚,用一段段音符去对抗和化解。


“我觉得我没遇到过大的挫折,这些都不算事儿。”


“有时候晚上8点多开始练琴,等结束的时候一看凌晨3、4点了,那时候是不迷糊的,反而是异常的兴奋。”


《凌晨三点》就是在这样的练琴环境中创作的。陈亮的大多作品都是自己生活状态诚实的反应


很多时候,是不能拿一个结果来倒推做一件事的价值的,2009年无题创作出来并没有被大众所知道,但他依旧拿着他的吉他弹下去。


“不是无题火了,坚持这件事才有意义。假如我之前放弃了,那它火了对我来说没有意义,甚至可能还会有些讽刺。”


微信图片_20191021103156.jpg

原木堂/陈亮收藏吉他之地


2012年5月 ,陈亮带着已经在国内积累的光环,拜师重新出发。


对于已为人师,还要降低身份做学生。这种姿态的转变,陈亮似乎并不在意。


他更在乎的是把音乐编曲进行的方向打开一点,再打开一点。名声和头衔相对于做音乐,可以视为外界的喧嚣。


说起创作的灵感,他说不能在一种风格影子里,所以很早就听各种类型的音乐,听的东西非常杂,同时又喜欢玩刺激的东西,打篮球,滑雪……把各种到过的地方,感受到的事情编织成属于他的音乐想象。


你很难从他身上看到太多困惑,他浑身充满坚定和自信的劲儿。


微信图片_20191021103201.jpg

陈亮与冈崎伦典



微信图片_20191021103205.jpg

《无题》火了

只是指弹旅程中的一次拍照留念


从2015年开始,《无题》火了,它成为众多指弹新手必打卡曲目。曾经在梦里才能实现的事情,突然在现实中映射。


火了,给陈亮带来的感觉并非纯粹的快乐。


想起这些年的时光,2009年《无题》被创作出来,时隔四年被发布出来,后期才逐渐被大众听到。


4年,1500天,是随时可能因为籍籍无名而放弃的1500天。创作《无题》时的困顿和苦涩,蛰伏1500天的考验和挣扎,是够喝一大杯酒的复杂。但始终,陈亮没有背叛陈亮。


在已有“一炮而红”的成名作和聚光灯下,持守纯净的创作初心并不容易。


被问起成名的影响,陈亮摇了摇头,“早两年可能还有一些好像出名了的飘,但创作靠不了任何人,音乐就是音乐,和流量和名声头衔还是得保持一些距离。”


有人说他很幸运,而真实走来的这一路,每天练琴十几个小时,不放弃任何一次巡演的机会,即使食不果腹也从未想过放弃,除了一份幸运,我想更多的是命运给予他对吉他所有努力的慷慨的回应。


微信图片_20191021103208.jpg

2013年开始巡演

陈亮和英国指弹大师jon gomm


成名后的陈亮更忙了


着手第三张专辑、制作指弹系统课程、参与大型活动和音乐节、出席吉他大赛、花一定时间回答网友粉丝的问题、录制代言吉他的宣传……


但其实,练琴时候的陈亮,你是联系不到他的。


“我弹琴的时候手机就会放在另外一个屋里,就干这一件事。”专注是陈亮对弹琴的态度,“刻意”也是严苛的陈亮一直强调的词。


“每次练习一个东西,一定要练习到我想要的程度。”“会谈和弹得好差着十万八千里,虽然看到的谱子都一样,听到的音频视频也都一样,但是结果却不一样。”


微信图片_20191021103211.jpg

少年感的陈亮


现在持续创作的陈亮,带着对音乐更多的归属感和笃定


“我新专辑的曲子,就会去到漳州云水谣,听听戏班子,看看这里的人每天怎么生活,看看小河流水,感受感受烟火气,我想拿音符把这些东西表现出来。


让故事发生再发声,能感受到,才有表达出来的可能。虚无的仅凭自己想象的东西,即使写出来只怕连自己也说服不了。创作更多和创作更好,陈亮选择了后者。


“接下来要做第三张专辑,我希望等到做完第四张和第五张专辑之后,给这五张专辑做一个合辑。”十五年过去了,把彼时彼刻的作品,在此时此刻重新编排,也是对吉他交了的一份答卷。


微信图片_20191021103215.jpg

不忘初心巡演衡水站


在这个信息爆炸的时代,众多个事物在瓜分人的注意力,做成一件事特别难。


但15岁那个背着吉他穿越半个长春去琴行上课的少年,就好像刻在陈亮的心底,少年一声不吭,心无旁骛的拧着劲儿和这个世界对抗着。


35岁的陈亮,带着少年的痴心,同时有更多不迷失方向的泰然和笃定,他的对手也不再是外界。


《无题》、《凌晨三点》、《枫桥夜泊》、《忆》、《秋思》......越来越多的作品被人熟知。从采访中看陈亮,那不是一个把自己关在自己世界里的35岁的中年人,他身上依旧不乏刚刚20出头的能量,他的巅峰尚未至。


微信图片_20191021103221.jpg


扫一扫 关注吉他世界网官方公众号

作者/小森林

排版/斫雨

我要评论(评论要求5-500字)

全部评论(共0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