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希望这些新的乐队,把这帮老乐队全干掉

精选好文 2019-6-4 00:00   阅读数:319

1555654286688215.gif

(本文来源:公众号“老摇滚”;作者:中散)



我希望这些新的乐队,把这帮老乐队全干掉。

这话不是我说的,是沈黎辉说的。


微信图片_20190603154407.jpg 

希望九连真人干掉二手玫瑰。

这话不是我说的,是二手玫瑰在天津演唱会上自己说的。

为什么二手玫瑰会说这样的话呢?因为九连真人的伯乐,和二手玫瑰是同一人——黄燎原。


微信图片_20190603154416.jpg 

如果你熟悉中国摇滚,看到黄燎原这个名字,就该知道九连真人的水准了。尽管这个乐队如此年轻。


微信图片_20190603154419.jpg 

在节目组列出的年轻乐队名单里,算上上一期的盘尼西林等,九连真人是成军时间最短的,是几乎零粉丝基础的,在场的其他竞争者也几乎不认识,评委中除了张亚东也能也都不认识。


微信图片_20190603154422.jpg

 微信图片_20190603154425.jpg


这个第一期节目里浓郁的论资排辈气息形成了鲜明对比。在乐队相互之间投票的时候,反光镜还有意无意重复着一句话:老乐队,好朋友。


微信图片_20190603154429.jpg

微信图片_20190603154432.jpg


到了比赛阶段,作为第一个出场的反光镜,可能还感觉不到那么大的压力。但随着一个个年轻乐队的精彩亮相,那些没听过的名字,已经成为这些老乐队的最大压力了。


微信图片_20190603154435.jpg 

在一场场音乐节上,考虑到资历、粉丝、经验等等因素,这些老乐队可能还是压轴的存在。但这些年优质的年轻乐队没少出头,而且玩的更花样繁多、技术精进。从草东没有派对,到假假條,到九连真人,这些新人从各方面都让老乐队汗颜:技术、歌词、现场、风格全都不像是刚出道的。


最初的中国摇滚,仅需要几首国外摇滚的滋养;后来有了打口碟,各种风格开始在模仿之中遍地开花;再到互联网时代,从伯克利音乐学院高才生,到偏远山区的留守少年,任何出身的年轻人都可能带来全方位的打击。


微信图片_20190603154438.jpg

微信图片_20190603154442.jpg

微信图片_20190603154445.jpg

微信图片_20190603154448.jpg

微信图片_20190603154452.jpg


论资排辈已经完全失去了意义。这些老乐队更多是来镇场子的。第一期反光镜,第二期痛仰,第三期新裤子,都是咖位最突出的队龄20年起的选手,他们也最有希望走到最后。但从他们的评价里,来看这些年轻乐队,更是为年轻人的表现加上了多重认证。


另一个年轻的视角,是关于这个制作团队的。痛仰说到自己来参加节目的原因,是因为「节目团队里的90后那帮年轻人特别棒,是一个做事的态度,相信他们可以把这件事做起来」。这个舞台,也少不了年轻人的力量。


九连真人除了锐气十足,两个主唱之间的互动更是令人耳目一新。我没看过他们的现场,只是找来《莫欺少年穷》听过,但纯音频之下,又是客家话,完全没有感受到音乐里的戏剧冲突。现场一看,好,完全不用跟台下互动,眼睛除了随着歌词进程望一望对方,剩下时间就只顾对着远方喷火,目光和唱腔一样锋利,无所顾忌到不用管台下的投票者,完全沉浸式的表演,代入感十足。


这是张亚东在评价鹿先森的时候提到的那种「土」。民谣应该是「土」的,但这种「土」并非是鄙视链的底端,而是拥有原声态的无穷张力。都市流行的清新词曲,在《莫欺少年穷》的原生爆发力面前,显得毫无战斗力。


Click#15的水准也不用说,还贡献了本期为数不多的solo。值得一提的是,Ricky原来也是真朋克,最早的乐队是Rustic,这支乐队的官方介绍是:「Rustic开始于2006年的2月,三个不满16岁的少年在石家庄火车站痛定思痛,终于改投朋克大潮。」Rustic这支乐队当年也拿了不少奖,他们在北京的东家,是本应该在这档节目上有一席之地的兵马司。


微信图片_20190603154454.jpg 


在19年登上这个舞台之前,所谓名不见经传的年轻人们,早不知道经历过多少磨练了。九连真人的两位主创的心路历程,目前还没有公开资料,但这么稳健的创作、技术和现场能力的背后,绝对有足够多的故事可以说。


后生可畏,不光是因为初生牛犊不怕虎的锐气,而是因为他们真的有实力。


九连真人可能有一点需要担心,就是怎么把这股血气持续下去,或者今后是否考虑别的题材和风格。虽说莫欺少年穷,但也人无再少年,等不再少年的时候,能否找到新的突破口来释放音乐天分? Click#15做的音乐更加风格化,有路数,能在这个风格里自由发挥。九连真人更像是同样在二十多岁时唱一无所有的崔健,唱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的高虎,能锋利一时,但总有忘记自己身怀利刃的时候。


当然,现在正是他们血气方刚,需要尽情挥洒的时候,关于未来,最自然的结果也是兴之所至,一切随缘。


看着那些老乐队在台上演多少年前的成名作(而不是什么新歌),这些年轻乐队最好的旁白莫过于那一句:莫欺少年穷。

 

编辑:小楽


微信图片_20190603155914.gif

我要评论(评论要求5-500字)

全部评论(共0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