艋舺老萧的乐与路

精选好文 2019-5-21 00:00   阅读数:284

1555654286688215.gif

(本文来源:公众号“音乐生存指南”;作者:柳成枝)



“但是恰巧也是摇滚乐,让我走向正途。”

 

微信图片_20190520135741.jpg 


这是萧敬腾在《这就是原创》中给摇滚乐队霓虹花园的一番鼓励。

 

复古的油头、冰冷严肃的表情,没有摇滚乐,也不会有今天这个铁面判官萧敬腾。

 

微信图片_20190308160341.jpg 

初出茅庐的省话一哥

 

2007年,台湾选秀节目《超级星光大道》的舞台上,萧敬腾顶着一头金毛狮王发型来到了观众的面前。

 

微信图片_20190520135745.jpg 

金毛狮王老萧

 

第一次出现在电视上的萧敬腾,并不像现在那么有自信。

 

微信图片_20190520135749.jpg 

从镜头里就可以看出他在发抖

 

那时候的杨宗纬,还不知自己的歌唱生涯中即将迎来这一个似敌似友的对手。萧敬腾也不知道,他会在往后的日子里,因为这一场踢馆赛而走向另一条道路。

 

微信图片_20190520135751.jpg 

踢馆赛挑选对手

 

因为唱得忘情,所以他的话筒总是离得很远。那个时候,他手上握着的还不是现在这个造价不菲的那个话筒“小橘”。

 

微信图片_20190520135755.jpg 

百万麦克风“小橘”

 

他气息稳定的高音,让后来的冠军林宥嘉不自觉地望向了后方的安伯政。在旁的星光帮选手们,看着战友许仁杰的踢馆对手,屏气凝神。

 

微信图片_20190520135800.jpg

早已在歌坛销声匿迹的安伯政

 

萧敬腾用《世界唯一的你》打败了许仁杰,再用《背叛》打败了杨宗纬。

 

他异于流行歌曲的蓝调唱腔和特殊的咬字,让人印象深刻。

 

萧敬腾和杨宗纬的精彩对决成了那年《超级星光大道》的经典,其精彩程度毫不逊于林宥嘉夺冠的时刻。

 

微信图片_20190520135803.jpg 

世纪battle

 

许多年后,当你再回忆起当年的《超级星光大道》,他们之间的“瑜亮情结”总能第一时刻浮现。

 

而那一年各自青涩的萧敬腾、杨宗纬和林宥嘉,他们可能做梦都没想到,自己会在十年后的华语乐坛上,闯荡出各自的一片城。

 

微信图片_20190520135807.jpg 

少年感十足

 

除了浑厚的高音和独特的唱腔,萧敬腾最让人印象深刻的,是他的不善言辞。

 

微信图片_20190520135810.jpg 

 

“我不知道”,“我不会讲。”

 

你永远不会知道他在想什么,因为他自己可能也不知道。采访萧敬腾成了当时各大媒体最艰巨的任务。

 

微信图片_20190520135814.jpg 

 

无论是输是赢,他总是低着头默默不语,就像是一个没有太多内心活动的小孩。

 

顶着怪异发型来踢馆的萧敬腾,更像是一个自卑内向的选手。

 

在第三场踢馆赛中,萧敬腾和杨宗纬选唱了同一首歌——《新不了情》。结果,萧敬腾败下阵来。

 

微信图片_20190520135817.jpg 

 

他低着头默默地流下了自责的泪水,在场的评审张宇、黄韵玲、辛晓琪、王治平、袁惟仁等乐坛著名音乐人纷纷争相安慰他。

 

“现在的失败不意味着永远的失败”,“你如果这些东西开发起来,你真的是会很可怕的。”

 

那些听起来没什么创意的安慰,现在听起来就像是对乐坛的预言。

 

萧敬腾输了,他为自己的失败痛哭,杨宗纬也为这个可敬的对手哽咽不已。

 

微信图片_20190520135820.jpg 

 

彼时彼刻,许多支持者也在电视机前,为这个来历不明的踢馆选手流下了惋惜的泪水。

 

但你永远也不会想到,眼前这个腼腆、不善言辞的内向选手,曾经在台北的艋舺一带,几乎是个恶魔般的的存在。

 

微信图片_20190520135824.jpg 

“少年恶魔”

 

微信图片_20190311172826.jpg 

流连艋舺的叛逆少年

 

在《超级星光大道》的录影棚内,萧敬腾告诉陶晶莹,自己来自“万华”一带。听到这句话的时候,陶晶莹笑了。

 

台北的万华区,指的是台北的龙山寺、西门町这些地方。这个地方,从前叫作“艋舺”。

 

微信图片_20190520135830.jpg 

艋舺夜市

 

在许多年前,那是一个龙蛇混杂的地方,就如同2014年的台湾电影《艋舺》拍的那样。

 

微信图片_20190520135833.jpg 

电影《艋舺》剧照

 

眼前这个说话时大气都不敢出一声的腼腆少年,说他来自万华区,那种气场的违和感,的确会让人觉得好笑。

 

现在的艋舺看起来井然有序,但在成为台北旅游景点前,这个遍地台湾小吃和潮牌服饰摊贩的背后,是各种不安分的情绪,曾经桀骜不驯的萧敬腾同样也是。

 

后来在许多的专访中,萧敬腾亲口证实,他在出道以前,的确不是什么善男信女。

 

微信图片_20190520135836.jpg 

豹头环眼

 

他曾在撞球馆度过许多个迷茫的夜晚,也曾在艋舺夜市和其他人干过架。

 

微信图片_20190520135840.jpg 

“我不可能允许我被人家打,我一定会反抗到底。”

 

抽烟、打架、欺负他人,曾经的“省话一哥”,到后来在摇滚乐中嘶吼的“雨神”,那是一个迷茫少年的生命轨迹。

 

“我们很多人欺负一个人,就揍啊什么的,那个人差点被我们打死那样子,这个案子是我第一次、再次清醒的事情。”

 

微信图片_20190520135844.jpg 

萧敬腾年少时做过的,在现在的眼光来看,也许就是霸凌。

 

他是家中最小、也最让人头疼的那一个。

 

“我母亲跟我阿嫲是从来都不动手打小孩的。我是我家里唯一被我妈打过,也被我阿嫲打过的。”

 

微信图片_20190520135848.jpg 

彼时的萧敬腾,还不知道自己有阅读障碍的问题。他只知道,自己念书不够努力,自己不喜欢念书。

 

抽烟、打架、闹事,是他唯一能做的事。

 

后来的萧敬腾,就被带到了青少年辅导组,被辅导了两年。

 

殊不知,曾经学过爵士鼓的萧敬腾,意外成为了辅导组中的爵士鼓老师,教授其他人打鼓的基本技巧。曾经到处惹是生非的小屁孩,摇身一变,成了许多高中生、大学生的爵士鼓老师。

 

这种事情对他而言就像是“通往天堂的路”,就是一个“很有安全感的地方”。

 

“我从小到大没有拿过任何一张奖状,我第一张奖状竟然是市政府颁发给我的善心人士奖。而我是一个恶魔,我拿到善心人士奖。”

 

微信图片_20190520135851.jpg 

一张奖状对于一个成绩优异的学生而言,可能就是一张纸。但对于一个有阅读障碍、只能在打架这件事上获得荣耀感的叛逆少年而言,那不只是一张纸。

 

最重要的是,萧敬腾第一次知道,自己玩的音乐是有用的。

 

微信图片_20190308160347.jpg 狮子合唱团主唱

 

2008年6月,第一季《超级星光大道》之后的第二年,萧敬腾发行了他的第一张个人同名专辑。

 

微信图片_20190520135857.jpg 

专辑《萧敬腾》

 

他唱红了《王妃》、《王子的新衣》、《怎么说我不爱你》、《皮囊》等歌曲,成为了流行乐坛不可多得的一员唱将。

 

“国泰民安张学友,风调雨顺萧敬腾”,萧敬腾办演唱会时的天气变化是许多群众茶余饭后的课题。

 

他得过台湾金曲奖最佳国语男歌手、台湾地区十大杰出青年,也是《最美和声》、《梦想的声音》、《声林之王》、《这就是原创》等众多节目的导师。

 

微信图片_20190520135903.jpg 

喜提金曲奖

 

六张原创专辑、三张翻唱专辑,从《王妃》到潘越云的《一次幸福的机会》,从《阿飞的小蝴蝶》到里昂罗素(Leon Russell)的《A Song For You》,萧敬腾在他的歌唱生涯最火红的时刻,把自己从“萧敬腾”变成了“狮子合唱团的主唱”。

 

微信图片_20190520135906.jpg 

“一个人的摇滚是假的,相信我。”

 

2017年《歌手》的舞台上,萧敬腾的身边多了三个同伴。

 

微信图片_20190520135910.jpg

狮子合唱团

 

萧敬腾成立了“狮子合唱团”,虽然名为“合唱团”,但他们玩的是摇滚乐。

 

萧敬腾的头顶从当年的金毛狮王成了如今干净利索的短发,反倒是他身边的团长力Q顶着一个复古的卷曲长发。

 

他可能也清楚明白,把“萧敬腾”放在一边,把自己放到“狮子合唱团”里面,这考验的不是自己,而是大众。

 

在此之前,《歌手》的舞台上虽然也出现过黄贯中、苏见信、动力火车,但这个舞台从来都不是摇滚乐的主场。

 

狮子合唱团成了那一年《歌手》的总决赛季军。

 

微信图片_20190520135913.jpg

 

一直到今年的《歌手2019》为止,从来没有一个玩摇滚乐的歌手或乐团比狮子合唱团走得更远,《歌手2018》的汪峰也仅仅和他们打了个平手。

 

正当你还在为那些从地下浮上台面的摇滚乐团叹息的同时,萧敬腾却在大红了许多年之后,成立了一个算不上是主流的“狮子”。

 

微信图片_20190520135917.jpg 

在谈到“狮子合唱团”的时候,萧敬腾似乎有很多的话想说。那是他从小就热爱的音乐,和许多喜欢听摇滚乐的乐迷一样,他喜欢邦乔维。

 

如果不是摇滚乐,萧敬腾也许不会爱上爵士鼓,如果不是因为辅导组,你也许不会听到萧敬腾的嘶吼。

 

可惜摇滚乐这种音乐类型,在中国很少人会把它纳入到流行音乐的板块当中。

 

除了在《歌手》舞台上演唱过的《最后的请求》和《Lion》,狮子合唱团的许多创作并没有在主流市场上引起太多共鸣。

 

微信图片_20190520135920.jpg 

专辑《Lion》

 

“我也很难过啊!多少人没听过我乐团的歌,我最爱的就是我的乐团,胜过爱萧敬腾,你明白吗?”

 

微信图片_20190520135924.jpg

 

就在狮子合唱团出道两年后,鼓手阿矩因家庭因素退团了。相较起“萧敬腾”这个名字的顺遂,“狮子”的摇滚之路并不好走。

 

“因为那个是埋在我心中太久太久的一个能量。我不知道狮子未来会多好,但是我觉得我一定要做狮子,不然我做不下去。”

 

微信图片_20190520135927.jpg 

那个曾经在艋舺夜市打架闹事的萧敬腾也许从来没想过,摇滚乐未必是愤怒的。

 

微信图片_20190311172845.jpg 褪去魔性的温柔雨神

 

回到台北,萧敬腾的住处早已不在万华区。

 

就算还在,那也不会是从前的“艋舺”。而萧敬腾,也早已不再是从前的那个迷茫少年。

 

微信图片_20190520135934.jpg

活力男孩

 

他不再需要依靠打架来证明自己,也不再需要依靠抽烟来找回自己。

 

现在的他有心爱的音乐,还有日夜盼着他回家的猫猫狗狗们。

 

微信图片_20190520135937.jpg 

这些萧敬腾捡回来的流浪狗,有的还是从大陆经过检疫千辛万苦带回台北的。

 

“我知道它很辛苦,但是不希望让它在那边辛苦一辈子。”

 

微信图片_20190520135941.jpg 

很多人都说狗是人类最忠诚的朋友,但那也许是因为许多人的生命中有太多需要忠诚的对象,而狗没有。

 

微信图片_20190520135944.jpg 

“因为它们的生命中就只有你。”

 

年届而立之年的萧敬腾,就已经对生命有如斯体悟,他的成长经历至关重要。

 

萧敬腾是一个很顾及他人想法的人,就算他已经是个大明星。在这之前,他曾经是个恶魔,他曾经不敢评价自己的歌声。

 

他不知道自己会变成人尽皆知的雨神,不知道音乐对他来说就是一个未来。

 

他也从来不知道自己有阅读障碍。

 

微信图片_20190520135948.jpg 

 

洗发精上写的东西,很多人能一眼看明白的文字说明,萧敬腾也许要读半天。没有阅读障碍的人,永远不能理解这对一个人的成长到底有什么影响。

 

但再大的困难,终究会有应对的办法。

 

就像萧敬腾说的:“我觉得只要努力还是可以克服的。”

 

 

编辑:小楽


我要评论(评论要求5-500字)

全部评论(共0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