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他世界网首页

吉他世界网
微信公众号:jitashijie

吉他世界网二微码

欢迎投稿:
fengtao@vip.126.com

深度 | 电吉他与中国摇滚乐的兴衰简史

编前语:

吉他世界网在《如何像日本那样,把吉他普及到烂大街的程度?》一文发表之后,就收到一份来自用户的投稿。文章从电吉他进入中国开始到如今的日显颓势,从社会发展、音乐人的转型、大众消费心理等等方面,深刻探讨了如今摇滚式微的原因。收到这样一篇兼具诚意与深度的文章,我们为能拥有这样忠实的用户而感到由衷的欣慰与欣赏。故而特此推荐给各位读者。

正文:

通读吉他世界网《如何像日本那样,把吉他普及到烂大街的程度?》这篇文章后,我想编者想要表述的问题应该厘定为:当前社会如何让吉他的普及率继续增长?私以为,若想要达到所谓烂大街的程度,二十年之内也绝无可能。毕竟若没有根本的时代动因和历史际遇,仅凭一时的风潮就想成为历久弥新的经典,真的很难。个人比较钟爱电吉他,无奈技术太烂,仅是买了把民谣吉他解馋。虽生不能至,但心向往之。所以这次我想大概地谈一谈电吉他和摇滚乐在国内的兴起与式微。

绪言

电吉他是与摇滚乐相伴而生的。摇滚乐兴起于20世纪50年代中期,主要受到节奏布鲁斯、乡村音乐和叮砰巷音乐的影响发展而来。摇滚乐分支众多,形态复杂,主要风格有:民谣摇滚、艺术摇滚、迷幻摇滚、乡村摇滚、重金属、朋克等,代表人物有:埃尔维斯·普莱斯利(猫王)、鲍勃·迪伦、披头士乐队、滚石乐队等,是20世纪美国大众音乐走向成熟的重要标志。

猫王

披头士乐队

中国摇滚乐兴起于80年代初,90年代中期为中国摇滚的高峰期。随后的二十年,由于脱离了时代土壤,摇滚乐分道扬镳,后期更是日渐式微,电吉他和摇滚乐渐渐淡出了人们的视野。


露锋芒

任何一种音乐的产生,都建立在一定的社会、历史和文化背景之上。反过来,任何一种音乐,都会对社会产生一定的影响。摇滚乐传入中国,与其说是一种音乐形式的兴起,不如说是一种文化意识的觉醒。一方面,改革开放后,计划经济及背后固化几十年的平均主义思想逐渐解冻,市场经济所代表的自由平等概念开始萌芽。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此时国内的青年们,在欢呼雀跃中想要拥抱新的时代,想要急切地表达他们挣脱束缚、反抗权威的先锋呼号;另一方面,外来音乐于70年代末传入中国大陆,经历了三十多年的沉默之后,流行音乐又开始在内地市场复苏。社会中,板式录音机、收音机、唱片等音响产品开始涌入人们的生活,并受到了人们的广泛欢迎,这也为包括摇滚乐在内的港台及欧美流行音乐传入内地提供了条件。

具体到年轻人群体,处在改革开放初期的青年,大多是经历十年“文革”的一代,在迎接新时代到来,感到激动欢喜之余,他们更多的是感伤和迷惘。偶像的坍塌,信仰的推翻,使他们开始质疑曾经所坚信的价值观;社会的变迁,环境的日新月异,使他们无法快速适应新的社会角色。这些变化使青年产生了一种包括感伤、迷茫、愤恨、失落、挫败在内的复杂情绪。轻声细语的抒情歌曲,也许能暂时抚慰心灵的创伤,却无法将这复杂情绪彻底释放。他们需要的,是一种大胆直接、歇斯底里、甚至是近似疯狂的方式,来彻底发泄,同时,他们急切地寻求可以信仰的人、观点和偶像,来弥补信仰的缺失。

文革结束后青年们的娱乐活动

此时,作为舶来品的电吉他和摇滚乐,正逢其时地出现在热血奔放的青年视野里。在他们看来,电吉他正是反抗的武器,他们奏响嘈杂的音符、歇斯底里地歌唱,射出正义的**,誓要击碎所有迂腐虚伪、谄媚权贵的桎梏,实现自我意识的觉醒。在后来的评价里,那个时期的中国摇滚,也被描述为一种反传统的工具:是一种非主流文化、反抗主流意识形态、商业建制以及文化霸权的音乐。

80年代初,中国摇滚开始进入刚刚萌芽的青年文化。不久便迸发出了以崔健为代表的摇滚斗士和以黑豹、唐朝乐队为代表的一大批摇滚乐队。这期间产生了许多耳熟能详的摇滚代表作,诸如崔健的《一无所有》、《假行僧》、《快让我在雪地里撒点野》等。崔健的音乐和歌曲,唱出了在极速变化的政治、经济、社会环境下成长的年轻一代的彷徨,以及对真实和人性解放的渴望。

风头正劲的窦唯

唐朝乐队

以崔健为代表的第一代摇滚大咖们,喊出了个性解放的第一嗓,他们直接立足于生存状态,其间没有阻隔,也不需要过渡。他们的音乐和思想的力量,都在于发出自己的声音,追求个性价值。这种音乐形式在当时虽然还处在地下状态,没怎么上过电视,但着实影响了很多弹吉他的青年。那个年代,喜欢摇滚的年轻,人多半也不是一般的追星族,而是希求着能用歌声、器乐倾诉一种生活和思想的热血青年。摇滚乐初露锋芒便引得山呼一片,一时间,电吉他成了摇滚乐的代名词。


全盛时代

90年代初期,中国处于特殊的过渡时期。虽然形成于上世纪八十年代中期的探索精神、使命感仍然在社会中具有很大的影响力,但是无论是普通市民还是文化分子,心态都发生了改变。与过去比较,人们考虑问题更加现实。在这一时期,中国摇滚乐也迎来了黄金发展期,原因有三:


1.外资引入推动了中国摇滚的发展。

崔健,这个上世纪享誉南北的摇滚音乐人,其发表的个人专辑不仅仅在大陆获得良好的反映,而且也荣获了香港白金唱片奖。崔健在摇滚方面所取得的成就,更加强了香港、台湾地区对大陆摇滚乐的关注和联系。1986年前后,很多香港和台湾地区的唱片公司纷纷来到大陆,他们与摇滚乐手和乐队达成了签约协议,并帮助他们发行专辑,商业化的操作模式不仅在乐器材、资金等方面改善了摇滚乐手的工作环境,而且也为他们走出去提供了广阔空间。

这一时期,诸如魔岩、大地、红星等香港和台湾等地区的知名公司也开始到内地来投资。魔岩是当时非常著名的唱片公司,它是由台湾的滚石有限公司投资组建的。魔岩公司进驻北京以后,专门派遣张培仁和贾敏恕两个人具体负责摇滚乐的制作和出版工作。

张培仁

贾敏恕

张、贾二人是很有经验的经纪人,正是通过他们,商业化的操作模式才被成功引入到内地摇滚乐市场,并推动了内地摇滚乐走向繁荣。因此,人们往往又把90年代中期称为“魔岩时代”,可见魔岩唱片公司在当时的极高影响力。魔岩于1992年发行了名为《中国火I》的专辑,其中收录的每一首歌,都具有高度感染力,每一首歌的创作者,都是当时的音乐才子。这部专辑也代表了当时中国摇滚乐的最高水平。

两年以后,魔岩公司旗下的三个著名的摇滚歌手:窦唯、张楚、何勇(他们当时被外界称为“魔岩三杰”),同时在北京发行了个人专辑。其中,窦唯的个人专辑的名称是《黑梦》,音乐风格是另类摇滚;张楚的个人专辑的名称是《孤独的人是可耻的》,音乐风格是民谣;何勇的个人专辑的名称是《垃圾场》,音乐风格是朋克。旗下公司歌手同时发布风格各异的个人专辑的商业化运作模式,这在当时还是史无前例的,由此魔岩也开创了中国摇滚集团军式发行策略的先例,同时,这也标志着中国摇滚乐开始与世界接轨,迈上了一个多元化的发展新阶段。

立意超前的魔岩三杰

陈健添投资组建的“红星音乐生产社”,也是这一时期比较具有代表性的海外唱片公司。“红星音乐生产社”成立以后,西安人郑钧成为第一个与之签约的内地摇滚歌手。在公司的运作下,郑钧发行了个人第一章专辑《赤裸裸》。专辑发布后,立即在摇滚乐坛取得了销售量第一的成绩,成为当时乐坛的黑马。后来,骅梓、许巍、天堂乐队等一大批摇滚乐队和歌手,都相继与“红星音乐生产社”达成签约协议,使得“红星音乐生产社”在规模上与魔岩旗鼓相当,成为当时内地著名的摇滚大本营。

郑钧《赤裸裸》

在中国摇滚乐发展的黄金时期,摇滚乐取得了显著的成绩,不仅有很多外资来华投资组建唱片公司,内地很多企业也很热衷摇滚乐制作。人们不用等多长时间,就会听到新的摇滚乐专辑。摇滚也一时得到了越来越多的人的尊敬和热爱,内地从事摇滚乐相关工作人也越来越多。


2.大型摇滚乐演出引起轰动。

在摇滚乐传入中国以后,共举行了三场对中国摇滚乐发展具有重要意义的演唱会。它们分别是:

“让世界充满爱”主题演唱会。1986年,为了庆祝国际和平年,中国摇滚乐界在北京首都体育馆组织策划了这场演唱会,它也被称为百名歌星演唱会。在演唱会中,崔健演唱了他那首红遍大江南北,而今仍然广为传唱的《一无所有》。崔健的《一无所有》也是中国摇滚乐产生的重要标志。

当时的青年十分崇拜崔健

1990年现代音乐会。四年以后,同样的北京市的首都体育馆。参加演出的乐队共有六支,分别是唐朝、呼吸、眼镜蛇、宝贝兄弟、ADO、 1989。这六支乐队以前只是在Party中演出,或者在舞台上演唱摇滚乐曲,但这次的集体表演在中国摇滚乐史上还是第一次,因此这次演出也被称为“中国首届摇滚音乐节”。这场演唱会后,摇滚乐也开始被当作一种文化,成为人们公开讨论的话题。

1994红磡演唱会。由窦唯、张楚、何勇在香港红磡体育场举办,唐朝乐队作为嘉宾,也在这场演唱会中演唱了摇滚歌曲。这场演唱会吸引了世界各地媒体的关注,香港地区大概有一万名观众到现场观看了演出。这场由大陆摇滚乐队带来的演出,让香港人真真切切的感受到了内地摇滚乐的魅力,在香港地区引发了强烈的震撼效果。窦唯、张楚、何勇等人通过自己的演唱,也改变了人们对摇滚的传统印象。

1994年红磡演唱会香港媒体拍摄的照片

这些重要的摇滚乐现场演唱会,和该时期举办的其他摇滚演唱会,使摇滚乐进一步融入了大众的视野,对中国摇滚乐的发展做出了重大的贡献。


3.新摇滚乐队成立促进百花齐放。

继崔健在摇滚乐方面取得成功之后,在上世纪九十年代初,国内出现了红色部队、轮回等一大批新乐队,中国摇滚乐自此进入了百花齐放的发展时期。

这些新生的乐队与崔健、黑豹、唐朝等早期的摇滚乐队相比较,他们的不同之处主要在于音乐态度和所受的教育。

首先,他们有着比较稳定的音乐风格,对自己的音乐路线和方向有着明确的定位。由于中西方文化交流的日益加深,乐队成员受到了国外摇滚信息的广泛影响,逐渐形成了比较独立的审美观念。其次,由于生活水平的提升,这些摇滚新生代大多受到了相对良好的音乐教育,他们大多毕业于专业的音乐院校,在比较小的时候他们就接触到了摇滚音乐。因此,乐队成员在演奏技术方面掌握得比较娴熟,表演风格也呈现出多元化的特点。

当时惊为天人的窦唯

这个新生代摇滚乐队人才辈出的时期,涌现出了许多具有较大影响力的摇滚歌曲。例如,由方龙骤、王听波和王晓京等共同制作《摇滚北京I》于1991年正式出版发行,这张主要由新生代摇滚歌手演唱的专辑,影响力竟能和前文所提到的《中国火I》旗鼓相当。又例如,由指南针乐队演唱的摇滚歌曲《请走人行道》,由黑豹乐队演唱的摇滚歌曲《脸谱》等等。这些摇滚歌曲都具有一个共同特点,那就是它们大多数都是重金属摇滚作品,但在风格和内涵上,比以往的重金属作品都更加丰富。

《摇滚北京I》专辑

总而言之,在上世纪九十年代中国摇滚乐发展的黄金时期,出现了很多优秀的摇滚音乐工作者和摇滚歌手,他们积极发挥自己的智慧和创造力,创作出了许多风格各异、影响深远的摇滚歌曲,举办了多场声势浩大的摇滚音乐会,使摇滚得到了更多人的喜欢,推动了中国摇滚走向了繁荣。


由盛转衰

与20世纪末的政治参与精神与社会改造意识相比,跨入新世纪的中国人,不再注重个人在改革开放与社会进步中的使命感,政治积极性与革命精神也随之降低。随着国内经济发展,政治生态也逐渐安定,古人语:衣食足而知荣辱。人们对于自身的需要,也越来越偏向个体化,能号召众人奋起的社会事件逐渐减少,社会宏大叙事渐渐被个体自身发展所消解。在市场化大潮促使大众文化丰富多彩的21世纪,青年人更希望通过特立独行的生活方式、标新立异的审美、与众不同的个性来进行自我表现并实现文化反抗。

中国摇滚乐也在这一时刻,进入了选择的十字路口。由于中西方文化交流的进一步加深,以及互联网络技术的快速发展,人们更容易接收国外的摇滚文化,对于摇滚的风格需求也不再局限于一种。摇滚乐成为一种更加平民化的音乐,它被当成一种消费品,也成了在所难免的事。

花儿乐队

告别了10年的光辉岁月,在娱乐化、市场化的浪潮的推动之下,部分中国摇滚乐者诸如花儿乐队、汪峰、达达乐队、郑钧等,选择走上主流舞台,接受主流文化的收编,开始音乐转型;而部分反抗精神的坚守者有如谢天笑、痛仰乐队、野孩子乐队、夜叉乐队等,则走入地下,人们鲜有关注。在这种背景下,我国最早的摇滚乐队和歌手逐渐消失在幕前,甚至崔健,这个曾经被誉为中国摇滚的精神领袖,他在人们心中高大的形象也逐渐弱化。

关于上世纪九十年代中期后,中国摇滚乐发展的情况,笔者归纳了以下几点:


1.地下摇滚

中国摇滚乐逐渐转入地下后,便迈入了艰难发展时期,这一时期也被称为“地下摇滚”,意指摇滚音乐没有被商业机制或者主流体系所认可。

由于台湾的魔岩公司退出大陆,而国内还没有成立出一个能够专门制作和发行摇滚音乐、具有成熟的商业运作机制的公司,很大程度上导致了优秀的乐队和歌手没有机会被推广,举办摇滚演出十分困难,摇滚乐创作也遭遇了短暂的停滞期。直到1997年和1998年,指南针、面孔等乐队先后发行了各自乐队的第一张唱片,才使得中国摇滚乐界再次闪现出希望的光芒,但这也只是杯水车薪,无法阻挡中国摇滚乐走向衰败的步伐。

这一时期,北京地区有一大批地下摇滚歌手和乐队。乐队方面比较具有代表性的有:苍蝇乐队和NO乐队等。摇滚歌手方面比较具有代表性的有:沈晓彤和张浅潜等。这些乐队和歌手都非常优秀,他们为了追求摇滚音乐,过着比较窘迫的生活。他们居无定所,但他们狂放不羁,对商业化操作不以为然。


2.多元化发展

由于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快速发展,和国家改革开放政策的深化实施,人们生活水平实现了大幅提升,这一时期人们对于物质方面的追求,更胜于对于精神方面的追求。工作、生活节奏的加快,使得人们更愿意通过聆听轻松的歌曲来释放压力,而狂热的摇滚不再那么受欢迎。但是,由于互联网络的快速发展,人们接受国内外摇滚音乐的渠道,变得更为多样和便捷,中国摇滚音乐风格,也由此逐步呈现多元化。

黑豹

1997年,“零点”乐队在“黑豹”之后,引起了乐队音乐的热潮。从外形上看,零点乐队的包装更偏向于摇滚,但是实际演出时,他们所唱的大部分歌曲都是流行歌曲。这也使得零点乐队成立之后就取得了巨大的成功,成为后来的乐队追求成功和财富的榜样。在此之后,越来越多的乐队开始借助摇滚来谋求成功,把摇滚当作通向成功的一种手段。汪峰、许巍等著名的摇滚歌手,后来都放弃了摇滚而唱流行歌曲,他们的的确确在商业化中取得了巨大的成功,成为了千万歌迷追逐的偶像,只不过,他们并没有得到摇滚界的认可。

零点乐队

随着越来越多新生代摇滚歌手和乐队的出现,早期的摇滚音乐人的生存空间逐渐被挤压,陷入了艰难生存境地,迫使他们不得不选择转型。

崔健于1998年出版发行了《无能的力量》,这是他一生中发行的第四张专辑,但由于风格上与他过去有很大的差异,很多歌迷无法接受,很多人因此认为“崔健老了”。其他诸如王勇、窦唯,前者转向了世界音乐,后者则投入了民乐、电子等音乐风格的怀抱。

中国摇滚的“中生代”最早产生于黄金发展期之后,并于1998年以后才正式崛起。“中生代”包括王磊、“废墟”、“木马”等众多摇滚乐队和音乐人,张晓舟在其撰写的《中国摇滚?中年摇滚?》中将他们称为“‘中生代’——中坚、生猛的一代。”他们对中国摇滚乐发展所做的贡献

全部评论(共 0 条)
我要评论[评论要求5-500个字]

相关资讯

参与评论 经验+1